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偃师抗战述略 第一章 侵偃日军的罪行
发表日期:2018年3月7日    来源:李万通  

偃师抗战述略

 

李万通

 

第一章  侵偃日军的罪行

 

    1944513日,日军一一〇师团一个小队攻占偃师县城(今城关镇新城村),偃师沦陷。在此前,日军飞机也多次到偃师轰炸扫射,直至1945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日寇在偃师盘踞一年有余,其间烧杀、抢掠,奸淫,无恶不作,犯下了滔天罪行,欠下了偃师人民一笔又一笔血债。

一、日军飞机轰炸省庄、新寨

    1943724日,下午3时许,一架日本飞机由东向西飞到省庄村上空,在上院街马麦长的院子里投下一颗炸弹,一声巨响,浓烟滚滚,马麦长老人被当场炸死,大儿子马水存被炸掉一只脚,失血而死;马水存不满3岁的儿子也被炸死,祖孙三代3人,无一幸存。东邻青年马和森正在院中扫地,一块弹片飞来,正中其下腹,肠子外流,痛苦身亡。弹片从沟西飞到沟东,连伤数人。

    1944422日,适逢新寨(今城关镇新寨村)早集,集上买卖东西的和方圆左近来赶集的络绎不绝,摩肩接踵,这时,日寇3架飞机从东向西飞过村子上空,又向西飞出不远,突然折回,向人群俯冲过来,机翼上的“膏药旗”和驾驶员的面目清晰可见。接着,飞机向人群扫射,投弹,集上顿时大乱。住在东大街的庞家三姐妹正在后院推磨,老大庞大花、老二庞小花二人被炸得血肉模糊,肢体破碎。其时,庞大花17岁,刚结婚3个月。庞小花15岁,订婚不久。奶奶被炸伤,失血而死,东街开饭馆的胡随垛被炸死,其妻身负重伤16处。刘茂德和对门粮行的董小泰正在锅台前抽烟,双双被炸死。庞保和李水平两人的妻子被炸死。胡水祥和胡天祥的母亲被炸死;董大绪的两个侄子董福、董福顺被炸死。耿江原是新安县人,是个上门女婿,也在飞机扫射中死亡;开饭馆的胡德福,连子女一家三口全被炸死。集上卖小吃的杨营、曹庚辰、马揪、胡大毛、杨玉合、西街侯发才的妻子,省庄村来卖棉花的马四瑞均被炸得肢体破碎,东街胡福家客一主六,七人全被炸死。日军此次空袭,扔下炸弹百余枚,造成30余人死亡,80余人受伤,炸毁房屋80多间,死伤大、小牲畜几十头(只)。

二、日寇飞机炸牛庄

    1944年夏的一天,日寇三架战机在邙岭上空牛庄一带低空飞行。其中两架战机一直西去,另一架向牛庄村扔下两颗炸弹,一颗落在丁桂荣家打麦场上,炸出一个深坑,弹片击伤丁隆安的两个奶奶和11岁的丁金荣;另一颗落在常可亭家院,房屋被炸塌。

    时隔几天之后,又有三架日机飞临牛庄,先在东门外丢下两颗炸弹,继而在南门外机枪扫射,集坡下牛冬臣家的杂货店房顶被掀,商品被炸飞,几十间民房弹痕累累。

三、日寇在参驾店的暴行

    19447月的一天,一辆日寇军车,在汉奸的带领下,从参驾店东门进入村中抢粮食。当时村里的人走得动的都外出避难去了,剩下的多为老弱病残之人。日寇进村时,多化装成便衣,让人难以识别。杨生的母亲一出门,碰见一群穿便衣的人,误认为自己人,便问道:“老日都打走了?”话音刚落,就被一枪打死。日伪军又走进杨金柱家,把杨家的粮食抢掠净光,杨金柱的母亲哀求说:“你们吃了粮食,把口袋还给我!”这群畜牲把粮食背到陈北斗家门口后,放下粮食,对杨金柱的母亲说:“你过来,还你的口袋!”杨母信以为真,走了过去,四个日本兵撵上来,分别拉住老太太的手脚,呜哩哇啦地说着什么,然后把老太太扔到北沟里活活摔死。这时,正在老婆子沟避难的杨金柱,听到母亲被害的消息,拐着瘸腿,不顾危险回到北沟,爬到母亲尸体上痛哭起来,哭声引来了汉奸和日本兵,他们让杨金柱从沟底上来,然后又四个人抬着杨金柱往沟下扔,杨金柱两手死死抓住两个日军的手不放,被日军用刺刀砍断双臂,扔到沟中摔死。北街的陈旺翻墙回家喂猪,被日军发现后,把陈旺带到陈海亮家审问,用辣椒水从鼻孔中灌下去,把肚子灌满,又用脚踏在陈旺的肚子上,把辣椒水从口中再挤出来,把人折磨得奄奄一息。日军又把陈旺绑在一棵椿树上,用刺刀开肠破肚,把肠子扒出来,又填进去一肚子砖头瓦块,其情其景,残不忍睹。日军走到前街,碰见杨占柱正往南街走,日军连开两枪,把杨击倒在地,当时虽未丧命,但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而亡。日军走近南门,一病妇刚从厕所出来,几个日军兽性大发,不由分说,五个日军对这一病妇进行了轮奸。

四、日寇在军屯村的罪行

    1944825日凌晨,日寇纠集洛阳、偃师、巩县的“皇协军”包围了军屯村(时属洛阳县),该村农民武装凭寨抵抗。李西深、魏广华、韩长青等枪法熟练,作战勇敢,打死、打伤日伪军十余人。临近中午,日伪军用钢炮轰开东寨墙,蜂拥而入,杀害村民21人,炸伤村民13人,烧毁房屋23间,抢走牲口140余头,将村中各户粮食、布匹抢掠一空。在汉奸的引导下,日伪军将已牺牲的武装队员李志深的遗体拉出来剖胸摘心,将血淋淋的壮士之心悬挂在一棵柿树上,其凶残程度可想而知。

五、日寇扫荡段湾村

1944112日,偃师日伪军扫荡了段湾村。历时一天一夜,搜捕抗日游击队员,惨害无辜民众40多人。段湾村西寨壕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藏在窑洞里,忽然她养的一只母鸡飞出窑洞,老太太刚追出窑门,就被日寇一枪打死。村民段平治因身穿西裤,留平头,被日寇诬为游击队员被活活打死。南崖头半腰有个小洞,有3个小孩想躲藏其中,因洞小藏不下,一个小孩爬出洞外转移,碰上日寇,被连刺数刀惨死。段三老汉顺着马道胡同石坡向滩下走,被日寇发现后拉到坡下一家院子里,撬住嘴往肚子里灌水,实在灌不下去了,又在老汉嘴里刺了一刀,最后又将老人抛入火中,活活烧死。村民段苟被日寇连戳27刀,惨死街上。有一家地窖子里躲藏着13个村民,日寇发现后丢进一枚炸弹,里面村民全被炸死。

六、日寇在佛光峪的罪行

    19441210日拂晓,驻登封的一股日军和伪军高乐天部翻山窜到佛光峪来定窑的小王沟。抓住任成和、任和尚、任大春、李小保、裴麦闹五个村民,将其吊在树上进行毒打,诬称其为“土八路”,逼他们交出枪支,还给他们灌辣椒水。在洞  村,日伪军把抢来的牛拴在树上,用刀把活牛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在火上烧着吃,牛疼得乱蹦乱跳,哞哞乱叫。村民李青发在地里干活,见日军来了,赶忙顺墙根狂跑,被日军一枪打死,日军还把抢来的妇女集中到一座草房里,用刺刀逼着这些妇女脱光衣服,任日军蹂躏。

    1213日,日军占领佛光峪,在佛光寺扎下据点。开始血腥屠杀,用刺刀捅死的有贺三幸、时麻有、高根及贺仁会的姐姐,枪杀的有裴宏少、王杜、薛兴炎、薛兴庆等十多人。佛光峪薛站住的妻子被抓,日军对其轮奸致死。在杨窑村,日军抓住了李忙、李二旺,强令他们跪在地上,问他们山外的人跑哪儿去了?李二旺说不知道,话音刚落,日军一刺刀把李二旺的左手掌戳穿,二旺用右手在地上抓土捂伤口,日军用刺刀戳穿了二旺的胸膛,李二旺当即死在血泊中。李忙见状,爬起来就跑,日军在后追赶,连开几枪,虽未打中,但李忙惊吓过度,不久即死。在魏家  ,魏志康被日军开枪打死,魏改名被打伤。在李窑村,日军抓住村民牛刚炎、李学孟、李小发等4人,被押到缑氏据点活埋处死。在任窑,日军抓住李中银老汉,一个日军向他要吃的,李老汉给他了一个烘柿,这个日军吃完了又要,由于语言不通,李老汉给他拿了个鸡蛋,由此惹恼了这个日本兵,一刺刀捅死了李中银老汉,把尸体蹬到了沟底下。该村董天祥的妹子因腿跛未跑掉,也被日军用刺刀捅死。在柏峪沟杨树庙村,日军抓住了村民乔光俊,只因他穿了一件绿裤头,便认为他是抗日军人,被拉到稻田河的打麦场上杀死。在柏峪沟堂前村,日军发现薛花枝的女儿正在树林中玩耍,便开枪将其打死。夜里,这股日军住在该村苏永照家中,把屎尿拉在该户的水缸、面罐中。

七、日寇在东、西口孜的暴行

    19441212日拂晓,日寇在汉奸武保石(府店人)的引领下突袭东、西口孜。六时许,日军用小钢炮炸开口孜南门进入村中,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杀。村民李麻子在街上与日寇相遇,当即被刺刀捅死,守寨民兵李顺、李旺、李子林、李周、李申报、姚裕6人被日寇抓获,枪杀于南门外,李福胜、李牛套向东北寨墙撤时,亦被日寇追上枪杀。李发星、李黑堆兄弟二人搀扶着70多岁的老娘乔英向村外逃生,日寇开枪射击,黑堆受重伤身亡。日寇进入李尧家,将李尧、弟弟李土、儿子李松竹三人枪杀于家中。东街李来义家后院地窖子里躲着赵翠娥、马景莲、乔群英等5个妇女及4个小孩子,日寇发现后,将两卷麻杆箔和一大堆棉柴点着火扔入地窖子内,将9人统统烧死。其中李全勇家就占7口。日寇进入李凤歧家,未见到大人,就把躺在床上未满两岁的孩子,掂住双腿活活摔死。

    在占领东口孜后,日寇又攻打西口孜,下午两点钟,日寇攻开李沟小寨门和南寨门进入村内,姚周妻潘桃抱着不满两岁的儿子姚呼兰,和薛宝石还有王寄臣的母亲一块逃难,日寇用机枪将其三人打死,儿子姚呼兰爬在潘桃的尸体上痛哭着吃奶。李沟张清和的妻子郭嫩竹及女儿张新花,儿子张宝宝欲出门逃难,一出门就看见了日本兵,郭嫩竹拉着儿子张宝宝上到了屋棚上,女儿张新花跑到厕所里,日寇将房子点着,烧死了郭嫩竹母子二人,张新花幸免于难。80多岁的村民薛要,正柱着拐杖在北街上行走,被日寇一枪打死。杨月老人是个拐子,行走不便,也被日寇枪杀在石牌坊下。在李沟口南街,东有段升、西有张金秀两家饭店,日寇进村后,饭店主人外逃。日寇在李沟杨旺家后窑内将避难的薛石爵老汉和老伴刘玉环,还有杨旺、乔姣及参店来串门的亲戚宋桂枝,大街上的薛得成、李春等共7人抓到段、张两家饭店内,让其劈柴,烧水,做饭,7人忙活了一昼夜,第二天日寇撤离时,又将7人枪杀。刘玉环、乔姣二人因未击要害,方才死里逃生。

    这次日寇在东、西口孜“扫荡”中,共有40多个村民遇难,36间房屋被烧毁。

八、日寇扫荡西管茅

    19441215日,天飘着小雪花,日伪军开始扫荡西管茅村。凌晨,日伪军刚越过西管茅,来到小王庄(西管茅村东50米处),就遭到该村抗日自卫队的顽强抵抗,短兵相接展开了肉搏战,打死日伪军20余人,自卫队员也有11人牺牲。日伪军进村后,先对这11名牺牲的自卫队员进行尸体报复,砍头、破肚,砍掉腿臂,然后一个个被扔入井内。胡金秀、胡秀荣是一对亲兄弟,老大胡金秀上身中弹十几处,肋子被日军砍成几段,第一个扔进井中,弟弟胡秀荣的头被砍下,一皮尚连,也被扔到井下。接着,9名勇士的尸体被日寇报复后也扔入井中,血把井水都染成了红色。日伪军把群众集中起来,追问八路军哪里去了?谁是自卫队员,连打连问,大家都说不知道。日寇看审不出什么,才放群众回家。胡东方、马海亭、何二标、董万祥、崔福元、刘文现6人在回家路上跑得稍快了些,引起日伪军怀疑,立即将该6人抓回,反绑双手跪在东大街西头南官场一个红薯窖旁,边打边审,后来恼羞成怒,就将这6人用东洋刀杀一个蹬入红薯窖一个。刘文现是最后的一个,他未等日寇刀落就一下栽到红薯窖内,日寇又用麻杆箔浇上油点燃后扔入红薯窖内,将刘文现熏烤而死。其他5人也烧得变了形。

    日伪军还在西管茅村审问从周围村子抓来的人。任窑村的牛孟瑞,是个保长,积极抗日,他被抓到西管茅后,日寇把他的手脚捆住,头朝下吊在树上,下边用火烤,上边用烧红的铁锨烙,备受折磨后又把他架到村西,绑在刘姓坟地的柿树上当靶子。七八个日军用刺刀轮番捅刺,连续捅刺40余刀,浑身上下都是血窟窿,死得极其惨烈。

    这次扫荡,日寇杀害西管茅村无辜村民40余人,抗日自卫队队员10余人。惨害其他村落抗日积极分子10余人。

九、日寇偷袭彭店寨

    1945111日早晨,驻偃日军100余人,汉奸贾世勋的伪军400余人,还有日伪警察队队长刘应兆的100多人,将彭店寨突然包围。该村的“豫西抗日挺进纵队”来不及抵抗,日伪军已攻进村中。纵队队长王仲伟带领队员和他的两个儿子,迅速躲进村里的一个秘密地洞里。后由于汉奸告密,地洞被日伪军发现。于是,日寇在该村寨墙上,房顶上架起了机关枪,封锁了地洞口。日寇抓住了王仲伟的哥哥王复兴和侄子王书俊,强逼他二人进洞劝王仲伟投降。王复兴、王书俊父子进洞后也拒不出洞。王仲伟在洞内大骂鬼子汉奸,表示决不投降。日寇无计可施,最后把两条被子用水浇湿后盖住洞口,然后向洞内投放了两颗毒气弹,洞内35人,除王宗佑一人幸存外,其余全部遇难。

十、日寇在魏窑等村所犯罪行

    19445月,日寇攻占偃师,同时进驻魏窑(今山化东屯村魏窑),原光豫中学成了日军营房,学校操场成了日伪军的训练场。在村口外边的大路旁,日寇设下一道关卡,盘查过往行人。一天下午,从东面走来一个衣衫破烂,头发蓬松,满面污垢的中年男子,站岗的日伪军说他是八路军的密探,上去就是拳打脚踢,那男子喊叫着反抗,一个日军用刺刀直向那中年男子的背部刺去,那男子惨叫着倒下后,日军又连刺几刀,该男子当场死亡。

    日军进驻魏窑后,在原光豫中学操场北边的打麦场上搭了个帐篷,里面住着几个日军,帐篷外养着两只大狼狗,张着血口,吐着舌头,非常吓人。一天中午,有个外村人路过此地,看见这两条吓人的恶狗,吓得拔腿就跑。这两条狼狗扑上去,将过路人疯狂撕咬,把过路人的肠子和内脏撕拽出来,以致死亡。帐篷的哨兵非但不予拦阻,还哈哈大笑。

    当时正是麦收时节,日军在该村村口阁门楼上设了岗哨,凡进村人员都要向哨兵鞠躬行礼。一天,一位刘姓村民在地收麦,中午收工时,赶着装了一大车麦子的马车要进村子。当时的地形是拐弯又下坡,再拐弯才能经过设了岗哨的阁门楼,一不小心就会撞车翻车,这种路况赶车人十分谨慎,通称“紧三把”,一点不敢马虎。刘姓村民赶车到此,一手拉着刹车绳,一手用鞭子吆着牲口,就在这紧要时刻,还要向阁门楼上站岗的日军行鞠躬礼,刘姓村民只是稍一弓身,谁知阁楼上的日军哨兵以为这是对他的不尊敬,于是边拉枪栓,边跑下阁楼,大骂着冲上去拦住马车,且揪住那位村民的衣服就要打人。好在下工的村民越来越多,还要向岗哨行鞠躬礼,最后,经大家说情,这位刘姓村民跪在地上向日军磕了三个响头才算了事。

    19441219日,夜深人静,日伪军带着轻重武器,来到了高龙村。先到保长王根木家,用刺刀逼着王根木说出谁家有枪。这时,一个日军抓住村民李甲木,拉到王玉明家院子里,向李甲木要枪,李甲木说没有枪,惹恼了日寇,两个日军将梯子一头高一头低放在地上,然后把李甲木按倒在梯子上,两个日军拉住李甲木的手,一个日军按住李甲木的头,一个日军端一碗辣子水对着李嘴往里灌,李不肯喝,另一日军捏住李的鼻子,一捏一松,李吸一口气喝一口辣子水,灌完了,又弄,直到日军集合,李甲木才幸免一死。

    1945216日,一群日军由汉奸引路来到北许村,先把村子包围起来,寨门和寨墙豁处均有日军把守。一个汉奸沿街叫喊,要全村群众到许家祠堂门前开会。把村民许某拉进祠堂毒打。且把枪顶到该村民头上,吼叫着审问谁家有枪?日伪军还抓来村民张金东,说他是抗日分子,一番毒打后,张金东什么也没有认供。日寇就要把他扔进井里,一时找不到井,就把张金东扔到一个沤麻坑里。日寇走后,人们才把张金东从沤麻坑中捞出来。

    1944年农历七月的一天,快晌午时,杏元村一乡绅找到村民魏代说:“代,今天给你找个差事,有几个日本兵在舜帝庙山上,我做了一桶豇豆小米汤,你给他们送上去吧!”魏代一听,不愿意说:“后晌我还要浇地,我还听说老日不通人性,在槐庙街上经常打人。我不去侍候这些孬种!”那乡绅说:“你要是不去,惹恼了日本人,咱全村的百姓都不得安生。我给你一杆小太阳旗,你拿着它,日本兵一看见这,就知道你是良民。”经乡绅再三劝说,魏代才一头挑着豇豆米汤一头挑着碗上了山。天气特别热,魏代赤着脊梁,黑赤白汗地走到山顶上,找到日本兵。日本兵一见那米汤是酱红色的,就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这时,一个穿着便衣的汉奸翻译给魏代说:“太君说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你送来的米汤里有毒!”魏代是个直肠子之人,一听这话,气就不从一处来,二话没说,就一脚把米汤桶踢了个底朝天,米汤洒了一地,踢完,就气呼呼地往山下走。两个日本兵见状,就紧紧跟着魏代,没走多远,两个日本兵就对着魏代的脊梁连刺几刀,可怜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国人就这样惨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

    日寇占领偃师一年零三个月,给偃师人民造成了深重灾难,据不完全统计,全县被日寇杀害的无辜百姓870余人,致伤致残1720多人,炸毁烧毁民房520余间,炸死、炸伤牲畜850多头,抢走粮食43万余公斤,奸淫妇女430多人,强拉民工民夫8500多人。

 

(责任编辑  赵维汉)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