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血战卢沟桥
发表日期:2018年3月7日    来源:张登年 口述 萧廷亮 整理  



    我叫张登年,1913年出生在东屯村,家境清贫如洗,缺吃少穿。十八岁那年我卖壮丁当了兵。在收兵站培训后,随着部队开到北京西南的宛平县城,负责守护宛平城。

    那是“九·一八”事变后,我国失去东北三省,那里的父老乡亲,有的挑着筐子,有的推着独轮小车,扶老携幼,带着一家大小,离家往内地逃荒度生。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每当我们集训时,宋哲元军长总是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用生命和鲜血捍卫民族的尊严是军人的天职,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我们不当亡国奴,我们加紧操练,练好过硬本领,到时候多杀几个日本鬼子!

    在操练场上个个废寝忘食地刻苦操练。项目有当炮手、扔手榴弹、掷弹筒、手枪、步枪、打靶射击和舞大刀。

    一次次反复地练着。每次在打靶射击、扔手榴弹、舞大刀等项目比赛中我总是优秀。宋军长说我是射击能手。

    结束后,按需要组成炮兵连、机枪连、敢死队和混合连(大刀、长短枪、工兵)。那时我们的武器不精良,但我军有敢于战斗和不怕死的精神,是我军能够打败日军力量的源泉。宋哲元军长根据士兵各自特点,将部队组成一支战斗力强的抗日大军。我被分配到混合连。

    193777日晚上,驻丰台的日军在卢沟桥附近进行挑衅性的军事演习,并声称一大兵失踪,要进宛平县城搜寻,被我军拒绝。8日拂晓,日军突然炮轰宛平县城和卢沟桥,首先对我方使用武力,驻卢沟桥地区部队是国民党二十九军三十一师一一〇旅二一九团,属宋哲元军长指挥。我就在混合连任连长。全体战士纷纷请战,二十九军司令部果断发布命令,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士兵个个表示:誓与城桥共存亡,与日本鬼子血战到底。

    这次战斗十分激烈,在卢沟桥北侧的铁路争夺战中,铁路桥在很短时间内几次易手,双方伤亡惨重。我方一连士兵在同日本鬼子浴血奋战中除四人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敌人依仗精良的武器再次占领铁路桥。在这关键时候,师长让我们全连上前迎敌。我们营长金振忠坚定地向师长表示:“我与所属官兵誓与城桥同存亡!”他随后亲率两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排,一个混合连,在大炮的掩护下向凶恶的敌人反击,官兵手舞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光我就砍死8个鬼子。疯狂的日军丢下无数的尸体、一百多枝枪和五辆载兵汽车狼狈逃窜,我军夺回失地。725日、27日、29日,日军又向我军发起三次攻击,我军官兵团结奋战,打退了日军的每次进攻。日军无奈只好退回到离铁路桥三十里处与我军对峙。

    在对峙半个月时间内,日军未能前进一步。后来蒋介石委员长下令嘉奖全军官兵,并以换防为名义让我们撤离防地。我们撤回驻地后,爱国学生到驻地给我们慰问演出。他们高唱:“卢沟桥!卢沟桥!男儿坟墓在此桥!最后关头已临到,牺牲到底不屈挠;飞机坦克来勿怕,大刀舞起敌人跑!卢沟桥!卢沟桥!国家存亡在此桥……”我们听后个个热血沸腾,决心更多地消灭敌人。

    在撤回驻地半个月后,一天宋哲元军长来到我们面前对我们说:“我要调回南京重新安排,部队要改编,谁想回家,给现洋五元为路费和回家生活费。”

    从那时我回到家里种地当了农民。

 

(责任编辑〓李万通)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