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红偃师
发表日期:2018年3月7日    来源: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岳风雷》,作者方升普  

    部队过了黄河,从邙岭拐到洛阳西面的新安附近。横跨陇海铁路,涉过洛河、伊河,不几天,进入了偃师地界。

    偃师,这是个多么亲切的名字!不只因为这里西通秦川,南依伏牛山脉,曾是历代兵家必争的要地,更重要的是,偃师很早就建立了党组织,抗战前是豫西革命活动的中心,抗战后地下党又组织了各种抗日团体,领导了轰轰烈烈的救亡运动。正因为党在群众中有着极大的影响,因此,偃师也就有了“红偃师”的称誉。

    但是,自从国民党汤恩伯的军队来到豫西以后,豫西各地党的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群众的抗日怒火,被摧残得奄奄一息,加上“水、旱、蝗、汤”四大灾害,整个豫西变成了人间地狱。偃师也同其他各地一样,已不再是当年的“红偃师”了。五个月前——一九四四年四月,豫西人民又遭受了一次空前的浩劫。日寇为逼使国民党投降,发动了“河南战役”,驻守在豫西的国民党军汤恩伯等部,号称四十万“国军”,不战而逃,仅仅三十七天,丢掉了三十八座县城。转眼之间,便把数千万人民,抛在日寇的铁蹄之下。这景况谁不痛心!

    为了解救河南人民,党中央发出紧急命令:从黄河北的太行、太岳根据地,抽调一支部队, 挺进豫西;从鄂豫皖边区的新四军五师,组织一支精干队伍,进入豫南;并由王树声同志率领一部,随后从陕北入豫,统一领导河南的抗日武装,开辟河南敌后抗日根据地,以使华北八路军和华中新四军联成一片,为反攻创造有利条件。我们这支部队,就是由太行和太岳根据地抽调组成的“豫西抗日游击支队”,担负着开辟河南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先遣任务。按照预定计划,于一九四四年九月强渡黄河,进入豫西,来到了偃师。

    部队向前走着,沿途所见,真是触目惊心!早在出发以前,我们就听说过遭受了“水、旱、蝗、汤”四大灾害的豫西人民的苦难生活,可没有料到,实情比听说的严重得多!眼前是一片干裂的黄土,地里荒草摇曳,树木枯萎。天天可以看到被抛弃在路旁的白骨,村村都有处在死亡边缘的饥民。多少人家在等待着外出逃荒的亲人归来!多少人家在担忧着被国民党抓走的亲人的安全!有一次,我们遇见一个病得半死的中年妇女。我问她,为什么家中无人照顾?她只是嚎啕大哭,伤心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还是旁人告诉我,她丈夫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因开小差,被枪毙了。不久,她的大儿子又被抽丁押走。她把祖上留下的两间破屋都卖了,想把儿子赎回来,谁知几个钱又被国民党士兵劫走。她一气之下,便把刚满周岁的婴儿摔死在保长脚下,免得长大又去当兵。她自己也就因此得了重病,躺在床上,整天哭哭啼啼……

    豫西人民恨透了国民党军队。一路上,我们听到许多老乡们聚众收拾汤恩伯军队的故事。特别是这次汤恩伯溃逃,更激起了人民的愤怒,拦途截打,解除了整排、整连、整营的汤军武装。据说连汤恩伯的副司令王仲廉,率部逃到一个山坳坳时,也被群众挡住了。王仲廉还骑在马上耀武扬威地说:“我是三十七集团军副司令,堂堂抗日大军,谁敢阻拦?”群众却理直气壮地反问:“你们对俺百姓是狼,见了老日子是兔子。老日来了,为啥夹着尾巴就跑?”王仲廉被问得张口结舌,无以对答。旁边的副官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们到底……要干啥?” 群众一齐吼道:“把枪留下!你们没种抗日,俺们抗!喊着,叫着,一涌而上,动手抢夺。王仲廉见势不妙,打马便跑。当他逃到豫鄂交界的老河口时,随身只剩下几个马弁了。

    群众赤手空拳夺取了汤恩伯军队的武器,纷纷组织起各种名目的武装组织。但由于没有我们党的领导,这些武装,多数被地主豪绅们利用,成为他们发展个人实力的工具。我们进入偃师以来的这几天,每天枪声不断,械斗频起。

    这天,我们走在偃师的南部。天刚麻麻亮,部队翻过一个山口,冷不防一声枪响,鼓噪群起。抬头一望,山坡上黑乎乎地站满了人,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们只好停止前进,向他们喊话:

    “老乡们,我们是抗日的八路军!”

    “八路军?不假,这是好队伍。可惜都在黄河北,咱豫西没有。”

    “我们真的是八路军呀!才从黄河北过来的。”

    “哪个知道你真假!谁脸上也没有刻着字!”

    战士们再要解释,对方已哄动叫嚷起来,舞刀弄枪就要动武。最后还是干部们举起大盖枪,拍拍腰间的牛皮子弹盒,向他们解释说,这都是在太行山区打老日子缴来的,你们看看这些家伙假不假?同时又耐心地向他们说明:我们只是借路,绝不打搅百姓。他们这才答应下来,让我们翻过这个山口,到达了佛光峪。

    佛光峪,是偃师南部山区的一个大村子。这里山岭绵延,山里尽是盘陀路,很适合于打游击战。当我们到达时,支队皮定均司令员和徐子荣政委等,也率领着支队的领导机关过来了。支队的其他部队,正兵分四路,配合地方工作队,分赴伊川、临汝、嵩县、巩县、密县、禹县等地活动。我们把一路上的经过向他们作了汇报,他们当即指出,眼前的环境非常复杂,特别是国民党的特务,正布下一个阴谋,他们趁乱打着我们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弄得群众真假不明,给我们造成很多困难。因此,必须迅速采取措施,打开眼前的僵局,使我们尽快在群众中生根立足。支队党委决定:先来个武装宣传大游行,广泛地开展宣传活动,把八路军渡黄河挺进豫西的消息,尽快告诉群众。群众本是心向我们的,偃师又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澄清了是非,辨明了真伪,群众会很快靠拢我们的。这个武装宣传的任务,就交给了六连连长武占魁同志。

    武占魁同志带着一个排,立即由佛光峪出发了。一路专走大村大寨,拣人多的地方走。战士们武装整齐,容光焕发,随身还携带着大批“豫西抗日独立支队”的布告、“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各种标语传单,沿途散发。每到一地,一杆红旗在前面飘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其他抗战歌曲响彻四方。不论在村寨边,还是大道口,只要有人,就停下来宣传党的政策,告诉八路军来这里的任务。

    开始的时候,由于群众对我们还不了解,当他们一走近村寨,寨门便立即紧闭起来,任你磨破嘴皮,也是不开。战士们既不动怒,也不着急,坐在寨门前唱起歌来,到吃午饭的时候,就把袋里的干粮掏出来啃着充饥。没有水喝,就跟寨内的老乡们协商,由他们从寨墙上放下吊桶,把大头银元放进去,买他们的开水喝。天黑了,就在寨门外露宿,霜天星空,卧地而寝。老乡们很快便从这些行动中辨明了真伪,一处处寨门嘎然而开,群众像亲人一样把战士们迎进寨去。

    有一次,部队在一个寨子跟前遇到了拦阻。群众听到战士们的喊话,最近又听到附近风传八路军的消息,已是半信半疑。正要打开寨门,来了恶霸乡长,硬把机枪架上寨墙,不许战士们前进一步。局面顿时紧张起来,战士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在这种僵持中,忽然跑来一个青年,站在寨墙上招手喊道:“乡亲们,这是真的八路军来了……他们就是打登封机场的八路,不会有假……”后来才知道,这个青年,曾被鬼子抓到登封去修飞机场。中秋节以前,皮司令员他们路过登封时,打进了这个机场,歼灭了守卫的鬼子,解放了一万多民工。这个青年回来以后,就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部告诉了寨里的乡亲。他的话比什么都灵验。老乡们一阵呼喊,把恶霸乡长的机枪掀下寨墙……

    这一次游行宣传,犹如一阵春风,吹遍了偃师的村村寨寨,“八路军来了”的喜讯,在千万人的口里传送着。群众的误解消除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被揭穿了,恶霸地主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利用群众武装来与我们对抗了。我们不论走到哪里,处处都是热情欢迎,殷勤相待。这时候,因遭国民党迫害而失掉了关系的我地下党员,也都很快地找到我们,成了我们和群众联系的桥梁,夜以继日地和我们积极地开展工作。与此同时,支队领导同志,大力在许多地方实力派中进行工作,争取了佛光峪的乡长裴子明,使他靠拢我们,献出了藏在窑洞里的全部弹药。这样一来,我们在偃师才算初步扎下根来。

    不久,我们又听说,大口镇西面的五肖村,有位名叫李广吾的老人,他行医为业,为人耿直,经常照顾贫苦人家,在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的女儿早在抗战开始,就奔赴了延安。为了团结他抗日,我们派了武占魁和地下党员杨福明同志一起前去,请他出来参加地方工作。开始他还有些犹豫,后经我们“三顾茅庐”,几次邀请,他又目睹我们部队严明的纪律,正直不苟的行动,终于把胸脯一拍,慷慨地说:“中!共产党千里迢迢来救咱中原民众,我老汉跟你们走!”从此他把名字改叫“李煦”,意思是八路军到来,才使豫西有了光明,宛如东方大地升起了煦煦的朝阳,风和日丽。我们经过筹备,成立了偃师县抗日民主政府。大张大张的布告贴出去,群众争先恐后地围着看,上面县长的署名不是别人,正是李煦老人。没有多久,李煦又动员了他的侄儿,收集附近民间的枪支,成立了偃师警卫连。这便是豫西人民组织起来的第一个抗日县政府和偃师人民组织起来的第一支武装。

    这时,整个豫西,也在逐渐改变着面貌。一连几次战斗,打击了鬼子的气焰,拔除了几个伪军据点,收拾了几支土匪武装。以后,群众很快地发动起来了。巩县、嵩县、伊川等县,也都先后成立了抗日民主政府,而且成立了嵩山、箕山两个专区。

    群众有了自己的政权,有了自己的武装,气儿更壮,腰板更硬了。每天,络绎不绝的有人到县政府来,倾诉他们的疾苦,提出他们的愿望。

    一天下午,一个衣不蔽体的农民,从数十里外跑来,声言要告状。一经查询,原来这个农民,由于一连几年遭受“水、旱、蝗、汤”之灾,家里的人都死光了,剩下他和一个小儿子。前年,眼看着小儿子要饿死,他不得不狠了心,把仅有的两亩地卖给了地主。现在他身无立锥之地,特来找政府作主。县委会作了研究,认为这正代表了群众的迫切要求,应予以解决,以利抗日。恰于此时,县里又收到支队部和嵩山专署发来的通报,上面说,巩县琉璃庙沟等地,正进行“倒地”斗争,把凡是过去荒年贱价卖出去的土地,一律按原价赎回。于是,我们也立即行动,一个声势浩大的“倒地”运动,便在偃师南部山区开展起来。我们还专门成立了工作队,分头到各村寨去帮助工作。工作队走到哪里,哪里的群众就熙熙攘攘,竞向他们反映情况、提出控诉。在工作队的帮助下,经过开会、讲理、折算地价、丈量土地,最后把一张张卖地文书,从地主手里索取回来,一把大火,彻底了账。老乡们如同掀掉了身上的一座大山,那种喜悦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

    村寨里像节日一样沸腾起来了。农民们欢天喜地,互相道贺,跑到失而复得的土地上欢呼。多年来不曾玩过的高跷、旱船、曲子戏,又闹起来了。到处吹吹打打,尽情欢乐。

    群众发动了,我们和群众结成了血肉关系。抗日民主政权更加巩固,农村青年大批参军,地方武装也在原先“偃师警卫连”的基础上,扩大成立了“偃师独立团”。不久以后,当鬼子到山区来“扫荡” 时,当地广大群众和民兵,积极主动配合我们主力部队作战,在口孜镇、佛光峪和西管茅把鬼子打得落花流水,死伤累累,狼狈不堪。偃师,这个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的地方,如今又红起来了!

 

    本文选自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岳风雷》,作者方升普,原任豫西抗日独立支队副司令员。

(责任编辑  王景森)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