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中岳狂飙(节选)
发表日期:2018年3月7日    来源: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岳风雷》中《中岳狂飙》一文  



 

    一九四四年四月,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胜利。我国的抗日战争,也已经由战略相持转为战略反攻。日寇为了挽救其最后失败的命运,集中五万余人的兵力,进攻河南,垂死挣扎。当时驻守河南的国民党军蒋鼎文、胡宗南及汤恩伯部,共有四十余万人,比进攻河南的日军,兵力足足多出七、八倍。却在日寇的进攻面前,望风披靡,毫不抵抗,不战而溃,狼狈逃窜。短短一个多月,竟使郑州、洛阳等三十八县的广大区域,沦入敌手。本来已深受水、旱、蝗、汤(汤恩伯军队)四大灾害苦难深重的豫西人民,又惨遭日寇的烧杀掳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加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抗战七年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一贯坚持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的错误方针,其内部极端腐败,大批将领卖国投敌,以至丧师辱国,失地千里,早已不足为奇。但是,当此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已接近胜利,日寇也处于穷途末路,国际国内形势都已十分有利于我国抗战的时候,仍然采取不抵抗政策,把我中原的大好河山拱手让给日寇,这不能不激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

    七月中旬,我和徐子荣同志,接到党的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的紧急通知,要我们立即去总部接受任务。我们驰马赶到总部驻地,邓小平、滕代远等同志,亲自接见了我们。首长们指示说:根据毛主席关于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学说和党中央制订的“敌进我进”的战略方针,为了解放豫西苦难同胞,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粉碎日寇打通大陆交通线的计划,最后打败日本侵略者,党中央决定,从太行地区抽调部队,渡过黄河,挺进豫西,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首长要我们立即着手组织“豫西抗日游击支队”,做好进军准备,担负起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的先遣任务。首长们强调指示,目前,敌人是否继续西进,尚不清楚,我们挺进豫西,就可以牵制敌人。同时,豫西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也可使我华北八路军和中原新四军携手作战,沟通华北老根据地和中原解放区的联系,为大反攻创造有利条件。所以,这是一次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行动,必须坚决彻底完成这一光荣任务。

    当时,我太行根据地正在进行艰苦的反“扫荡”、反封锁的斗争,战斗非常紧张,物质条件也很困难。但是,党不惜从太行各部队抽调最优秀的指战员和最好的武器,为豫西人民组成了一支精悍的、具有坚强战斗力的抗日武装。支队的营以上干部和部分连的干部,都是经过长征的红军老战士,战士们是严格挑选出来的阶级觉悟高、身体素质好的豫西和豫北子弟。另外,又成立了一个豫西工作队,以便进入豫西后,担负起豫西的政权建设。太行军区还把历年积蓄下来的银洋全部拨给我们,作为开辟豫西的经费,以减轻豫西人民的负担。根据地军民节衣缩食,为我们每个指战员缝制了一套灰色粗布新军装,每个战士还配备了一个缴自日寇的黄牛皮子弹匣,军容整齐而威武。所有这一切,都使我们深深感到,我们党对沦陷区人民的亲切关怀,体现了我们党为了民族解放,坚决抗日的伟大气魄!

    从豫北、太岳到豫西,中间有黄河天险阻隔。能不能胜利渡过黄河,是我们这次远征的第一关。同时,由于日寇的封锁,我们对豫西的现实状况,以及敌情、伪情、顽情、民情等,都了解得很少。为了坚决贯彻党中央的指示,胜利完成这一神圣的使命,我们在接受任务后,进行了一个多月紧张、周密的准备工作。一方面,对部队进行了深入广泛的政策、形势、任务教育和介绍了豫西风土民情等,进行了渡河战术训练;一方面,派侦察人员潜入豫西进行实地侦察,同时摸清敌伪的河防部署,以便确定渡河地点和进军路线。

 

    九月六日,我们从豫北的林县誓师出发,开始了向豫西的进军。经过几天行军,到达渡河集结地——晋南阳城。在这里,我们又进行了渡河的具体准备工作,政治动员、补充干粮、鞋子等。派出的侦察员也回来了。在听取了他们的汇报以后,我们选定济源杜八联的河清口作为渡河点。太岳军区和当地地方党组织,帮助我们搞到了三只渡船。从阳城到渡河点,还有一百七、八十里路,而且是敌占区。为了出奇制胜,保证渡河成功,我们以神速的急行军,一天走完了全程,由阳城一下子跃进到渡河地点。

    这里,北面是传说中“愚公移山”的王屋山,南岸是邙岭。隔河对峙的两排犬牙似的山峰,犹如中原古战场上的刀山剑林;滔滔黄水,犹如英雄们沸腾的热血,雾霭苍茫,月色朦胧,使景色更增添了悲壮肃穆的气氛。

    侦察科长报告说,所有渡河工具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和子荣等支队同志,一同来到了渡河点,观察了地形,便命令三团立即组织渡河。我们仅有的三只渡船,每次只能载运四、五十人,一千七百多人的队伍,要往返十几次,才能渡完。为了争取时间,减少往返次数,我们把三只船的船舷两侧,系满了大葫芦,藉以增大船身浮力,这样可以多载运一些人。河中心有一片沙洲,上面伪军设有据点,碉堡里的灯光,宛如野坟堆中的鬼火。我们将支队的迫击炮架在河边,以备必要时用炮火掩护渡河。

    方升普副司令员,首先率领一队健儿登船,启桨前进。他们冲破急流、绕过沙洲,顺利到达彼岸,占领了滩头阵地。紧接着,我们加派水手,三只船穿梭般来回运送。水手们“哎呵,加油!哎呵,加油!”的号子声,淹没了浪涛的呼啸。敌人当然也发觉了,碉堡里的灯光都熄灭了,不过却都没有打枪。

    当朝阳升起的时候,我们全部人马便胜利渡过了黄河天险,踏上了豫西的广阔大地。我们“豫西抗日独立支队”光荣而艰苦的战斗生活,便从此开始了!

 

动荡的豫西

 

    邙岭,北靠黄河,南临陇海铁路,是一块纵深不过十几公里的狭长地带。日寇在陇海路沿线的渑池、洛阳、偃师、巩县等重要城镇,均驻有重兵,在这里是不能久停的。当最后一批部队一登岸,我们就迅速向西穿插,在距洛阳较远的新安附近,向南越过陇海铁路,徒涉洛河、伊河,然后折向东方,朝预定的目的地——嵩山进发。

    进入豫西后的行军途中,触目所及,到处是荒芜的土地。流离失所的难民。成群的乌鸦,贪婪地争食着路旁的饿殍,不时发出刺耳的嘎嘎叫声。许多残破的土窑洞,门前草深没膝,壁上结满蛛网,看来已长久无人居住。地里的红薯,还没有到收获的时候,可是,人们迫不及待,早已挖来吃了,甚至连叶子和藤子都不剩!除了这满目的凄凉景象,便是那些紧紧关闭的土围、土寨和此伏彼起的枪声。

    豫西大部分村庄,都是用黄土筑起厚墙的土寨,寨墙上留有枪眼,筑有炮楼。寨外有堑壕,宛如古代的城堡。由于日寇的淫威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欺骗宣传,加上反动军队和土匪的敲诈勒索,豫西人民倍受兵匪之灾。我军初来乍到,群众尚不了解,误以为我军也和反动军队一样。因此,我们路过的地方,一村打枪,村村打枪。豫西地处黄土地带,阵阵秋风,卷起漫天尘土,日色无光,风声鹤唳,大有置身于辽阔中原古战场之感。

    洛河、伊河是黄河的两条支流。发源于秦岭和伏牛山脉。河水并不深,但却水流湍急,漩涡很多,河底陷沙暗伏。我们渡过黄河,越过陇海铁路之后,洛阳的敌人就跟踪追击,稍有迟缓,就有在伊、洛两河之间的平原地区遭到夹击的危险。因此,我们以长距离急行军的速度,抢先渡过了伊、洛两河。当天晚上,到达伊川县的白沙镇。这里的群众同样不了解我们,不让我们进寨,我们只得露宿在树林里,要吃饭,就把银洋放在竹篮里,群众把银洋吊上寨墙,然后把饭吊下来。

    第二天天不明,我们便又继续东进。当我们来到登封的颖阳镇,全国闻名的中岳嵩山,便隐约地出现在我们眼前。

    嵩山是一座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名山。以武功著称的少林寺,就座落在它的五乳峰麓。秦末的农民革命领袖吴广、明末的农民革命领袖李之禹,都是在嵩山揭竿起义的。他们为这座名山增添了光荣的历史。相传李之禹后来被官府捉住,绑在登封县衙门前的石狮子腿上,人们为了搭救他,每路过他身前,都要投一块石头在他脚下,给他作为自卫的武器,使官吏无法接近。后来,一个勇士抡起胳膊,一下子就砸断了石狮子腿,救出了李之禹。所以,现在登封县衙门前的石狮子还是三条腿。李之禹的传说,至今还在豫西人民口中津津乐道。今天我们能够亲眼瞻仰嵩山的雄姿,并且在嵩山之巅竖起抗日的红旗,揭开豫西地区革命斗争新的一页,在我们的内心,油然荡起一股无比自豪的感情。

    半路上,我们碰见了三个地下党员。他们告诉我们,地下党中心县委书记张思贤同志就在颖阳镇。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我们一进豫西,情况不明,地形不熟,群众一时又不明真相,处处都是困难。我们迫切需要地方党的配合和支援。我们在太行时就听说,张思贤同志掌握着一支不小的武装,我们这两股武装汇合在一起,将是一支多么强大的力量!我们满怀着希望急急进入颖阳镇。镇上很热闹,群众见到我们也不惊慌。部队展开了街头宣传:发传单、贴标语,演说,告诉群众我们是从华北过来的八路军,是专门打鬼子来的。八路军是人民的军队,公买公卖等。我们几个人找到了张思贤同志(他已听到八路军渡河南下的风声,正在派人跟我们联系)。一见面,彼此有说不出的兴奋。可是一听他汇报的情况,却又不能不使我们忧心仲忡。豫西的险恶局面,比我们所想象的,不知要复杂多少倍啊!

    沦陷以前,豫西就已经是一个油煎火烙的人间地狱,水、旱、蝗、汤,是压在人民头上的四大灾难;黄河水患几乎连年不断:一九四二年一场大旱,赤地千里;接着又是蝗灾,蝗虫遮天蔽日,落地盈尺,满地庄稼霎眼间被啃得一无所有,甚至连碗口粗的树枝都被蝗虫压断!这样严重的自然灾害,人民已经挣扎在死亡线上,大批地出外逃荒要饭,卖儿卖女;而国民党反动政府和汤恩伯军队的横征暴敛、抽丁拉夫、奸淫掳掠,更是变本加利,苛捐杂税名目繁多达三、四十种。豫西有首民谣说:“不怕日本军队烧杀,只怕汤恩伯的军队驻扎!”豫西人民的性格刚烈强悍,骁勇善战,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战斗潜力。这本来是发动他们抗日的最有利的条件。可是国民党反动政府只知鱼肉人民,哪知发动人民进行抗日!这里的人民,为了争取生存,曾被迫拿起武器和国民党军队作战。尤其是汤恩伯的十三军,更加无恶不作,使人民恨入骨髓,一见十三军就打。后来,十三军的强盗们不敢再打出十三军的招牌,每到一村就诡称是“八十五军”。豫西人民一想:“不对!八五一十三,还是这帮家伙,打!”十三军就是这样被豫西人民打垮了的。

    国民党军队逃跑时,豫西人民群起而攻之。他们说;“你们没种打‘老日子’(指日寇),就把枪给我们留下,我们自己来打!”就这样,他们从国民党军队手中夺获的枪支,少说也在十万支以上。豫西本来有我们强大的党组织,偃师曾经被誉为“红偃师”,爆发过蓬蓬勃勃的抗日救亡运动。但是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镇压和疯狂的摧残,很多同志被杀害了,很多同志被关进了集中营,有些同志逃亡外地,能够隐蔽在地下坚持斗争的只有很少数同志。因此,这些掌握了大量武器的农民群众,虽有满腔的抗日热忱,但因失去了党的正确领导,又大都被地主、恶霸、土顽所利用,以致被他们引入歧途,变成了他们各霸一方、争权夺利、互相残杀的工具。

    张思贤同志还告诉我们:最近发现一小股武装,他们自称是“从华北过来的老八路”,也向群众宣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是,等到骗取了群众的信任,进到屋里,马上就抢掠起来,严重地破坏了我军的声誉。至今还不知道究竟是一支招摇撞骗的土匪呢,还是一支政治性的特务部队。

 

    日寇占领着城市和交通线,山区、乡村土匪横行,“司令”多如牛毛,每个村寨都被地主、恶霸、土顽所把持,人民生活贫困不堪。这就是动荡的豫西,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局势!但是,不论豫西是刀山也好,是枪林也好,我们党所领导的人民军队,一定会在这里立足生根、发展壮大。我们要把这刀山枪林之地,变成日本侵略者的坟墓。 

 

灿烂的一页

 

  我们这支抗日武装挺进豫西,使日寇惊恐万分。因为他知道,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不仅是一支坚决抗日的力量,而且也是最善于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的队伍。他们也深深知道,像豫西这样民性强悍善战,武器极多,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战斗潜力的人民,一旦被发动起来,组织起来,一致抗日,将会产生出多么惊人的力量!所以,当我们一进入豫西,日寇就慌慌忙忙地向我们发动了连续的“扫荡”。战斗几乎天天在进行,并且一天比一天激烈,一天比一天紧张。国民党顽军,一开始就公开配合日寇,联合向我们进攻。国民党的“河南省主席”刘茂恩,在反共密令中,曾厚颜无耻地说;“日军压境,我辈尚有周旋余地,共匪嚣张,乃为心腹大患。……可将我军剿灭共匪的情况和计划,通过地方政府(即汪伪政权)转告日人,以便协助剿灭共匪。”在蒋介石这一方针指导下,大部分国民党顽军,早已实行所谓“曲线救国”,变成伪军了。

  在这几个月里,我们一面战斗,一面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立抗日政权。豫西人民终于在我党的领导下,在八路军的援助下,发动起来了,组织起来了。一座抗日的火山爆发了,他们纷纷拿起武器,和我们并肩杀敌,展开了如火如荼的反“扫荡”、反围攻的斗争。在这些斗争中,特别是偃师的口孜——佛光峪之战,是豫西人民值得骄傲的胜利,是写在豫西抗日战争史上的灿烂一页!

  口孜镇分东口孜和西口孜,是两个紧连着的村寨。它的背后,是嵩山的出入口东、西九龙角。如果说东、西九龙角像一张嘴巴,那么东西口孜就是两颗门牙。十二月四日拂晓,从偃师城出动的一路日本侵略军到了西口孜北寨。守卫在口孜村寨上的,只有偃师县委领导的偃师独立团一部分和口孜的武装群众。他们早已得到了情报,几天来日夜不息地在寨墙上放哨巡逻,严加防备。他们一发现敌人,就擂鼓敲锣,发出警报,东、西口孜和周围几十里内各个村寨的群众,不分男女老少,都自动赶来支援。他们有的拿步枪,有的执红缨枪,有的握大刀,有的持三齿耙,和现代化武装的日本侵略军大战了三天三夜。

  这正是凛冽的冬天,朔风怒吼,大雪纷飞。战场上硝烟弥漫,杀声震天。“同‘老日子’拼啊!”“打!不要紧,有八路军!”喊声震天动地,真是一个气壮山河、惊心动魄的场面!豫西群众许多人的枪法非常好,他们卧在寨墙上,居高临下,用步枪和土枪,打得鬼子爬在烂泥里不敢抬头。使用大刀、红缨枪、三齿耙的,都聚集在寨墙下,一声号令,大开寨门,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敌人,进行白刃格斗。青壮年作战,老弱妇孺在后面送水、送干粮、送弹药、救护伤员。连王三江老先生也叫孙儿领着,挽着竹篮,挨家挨户地收集子弹送到阵地上。他豪迈地说:“我要不是瞎子,不成勇士,就是烈士!”

  同一天,我三团一部,在口孜以西的二郎庙,和从缑氏出动的一路日军展开了血战。二郎庙附近的群众,和口孜一样,也纷纷拿起武器,配合八路军参加战斗。同时,登封的伪军程天祥部,也到了口孜以南的奶奶庙、甘罗寺等山头。佛光峪群众正来口孜助战,一得到这个消息,立即回兵,打退了程天祥匪部的进攻,解除了口孜腹背受敌的威胁。

  侵略者往往是迷信自己的武力,轻视人民群众伟大的力量的。日寇对豫西人民的英勇善战,同样估计不足,当然他们更不会认识到,豫西人民一旦得到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将会发出何等惊人的威力!当他们到达口孜,听到寨上锣鼓喧天,还以为是欢迎他们呢,仍旧大摇大摆地,排成三路纵队,向寨子前进。结果,被人民群众一个猛烈的冲杀,弄得鬼子措手不及,死伤狼藉。等到弄清寨内绝大部分是武装群众,并没有八路军主力,日寇又施展了卑鄙的“怀柔政策”,故意不打枪,由一个汉奸大声叫嚷:“口孜的良民听着!皇军不打良民,良民也不打皇军,皇军良民统统打八路军!”群众骂道:“闭上你的狗嘴!”叭的一枪,汉奸四脚朝天回了“老家”,寨上的群众哄然大笑。后来日寇恼羞成怒了,想以他的所谓军事威力,来慑服人民群众。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发疯似地吼叫着;受过武士道精神训练的士兵,列成整齐的队形,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发起了连续的冲锋。但是,群众没有被吓倒,相反更激起了他们仇恨的怒火。他们坚守寨墙,寸步不让。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一整天,日寇始终没法攻下口孜。第二天(十二月五日),指挥这次围攻的日寇联队长梅协,率领另一路鬼子兵,从巩县插到了偃师、登封交界的山坡上,企图从东南方向实施迂回。梅协亲自带了十二名军官,先来佛光峪观察地形,恰好被上煤窑背煤的佛光峪群众发现了。他们埋伏在险峻的碾道湾,等鬼子从下面山沟经过时,便一跃而下,有的用扁担劈,有的卡住鬼子的脖子,有的把鬼子的脑袋在岩石上碰得脑浆迸裂,眨眼功夫就把十二名军官全部打死,并缴到了一挺歪把子机枪、一个掷弹筒、七支步枪。日寇一个小队长,在混战中只身逃跑,但被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李元在发觉了,他立刻跃起猛追。日寇小队长转身连发数枪,但均未打中,手枪里已没有子弹了。少年几个箭步,就追上了这个敌人,一纵身像壁虎一样爬在敌人的背上,双手死死卡住敌人的脖子,一口咬住这家伙的耳朵,日寇小队长拼命挣扎也挣扎不脱,扭打在地上;这时,佛光峪和鸡毛窑的群众也纷纷赶到,他们一涌而上,乱棍揍死了日寇的小队长。而我们的小英雄,也在同敌人的搏斗中受了重伤。当亲人们把他抬上担架时,我们的小英雄还喃喃地说:“等我伤好了,我还要捉一个更大的‘老日子’呢!”

    更令人高兴的是,日寇的联队长梅协,也在这次战斗中被击毙。群众看到这个被打死的鬼子,一身黄呢子军装,胸前挂满许多块块牌牌,猜想一定是日寇的一个大头头。他们兴高采烈,把这个鬼子的尸体,埋藏在乱石堆底下,准备在战斗结束后,让周围群众都看一看,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也有今天的可耻下场。

  十二月六日,攻击口孜的日寇,在汉奸的引导下,偷偷的绕到口孜东南,占领了高地。这样就使口孜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面。鬼子又用烧夷弹轰击东南寨门,寨门在熊熊大火中被烧毁了。但是,就在头一天晚上,偃师县委已及时地作了撤退的布置,老弱妇孺撤到了山上,留在寨内的独立团和武装群众,又同鬼子打了半天,到傍晚时候,才安全地转移了。鬼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占领了这座空寨。

  第二天,日寇又集中兵力攻击佛光峪,来寻找他们联队长的下落。从口孜进入东、西九龙角到佛光峪,沿途是马涧河上游,两旁都是高山。马涧河很宽,冬天枯水时期,没有水,裸露着鹅卵石。我偃师独立团和佛光峪群众,顺着这条河床对日寇反复冲杀,鹅卵石上到处躺着鬼子的尸体。有二十多个鬼子被逼进了窑洞,他们把机枪架在洞口扫射着。独立团战士们和佛光峪群众,在鹅卵石上匍匐前进,想用集束手榴弹消灭洞内的敌人,但是他们没有防备敌人顺山脊两侧迂回下来。正当他们跃起身向窑洞发起冲击的刹那,山上鬼子的轻、重机枪响了,使我们军民陷入了进不能进,退不能退的困境。正在这时,我们活动在附近的一支部队赶到了,战士们顽强地阻击敌人,争取了时间,掩护佛光峪群众安全撤退下来。

  日寇为了找到他的联队长,特地以一个中队的兵力在佛光寺扎下了据点,用尽威胁、利诱、欺骗、恫吓的手段,要群众交出他们联队长的尸体来。群众到这时才知道,埋在乱石堆下的那只“死猪”,原来是“老日子”的联队长呢!但是,充满了爱国主义精神的豫西人民,既不会屈服于侵略者的刺刀,也不会被甜言蜜语所欺骗。鬼子中队长几次召集群众,哭哭啼啼地说:“佛光峪良民们,你们快快把皇军大大的太君交出来,皇军马上就走,以后皇军永远不来佛光峪!”群众回答他说;“有本事你们就在佛光峪呆下去!”鬼子中队长又说;“你们交出大太君来,要炮给炮,要枪给枪。”群众回答说:“宰你们天皇老子的×头来换!”鬼子中队长暴跳起来了:“再不交出来,皇军要烧要杀!”群众回答说:“×你娘啊!老子怕你烧杀?”他们坚决不交出鬼子联队长的尸体,反而把他更秘密地藏在一个枯井里。

  鬼子在佛光峪扎下据点后,群众性的抗日斗争又以另一种形式进行着。我们的部队和群众,天天夜里去摸鬼子的哨兵,吓得鬼子不敢在平地和大门口放哨了。他们在屋顶打了窟窿,哨兵只探出半个身体来。但是这样还不保险,哨兵仍时常不知去向。他们又在上面罩了只木格笼子。鬼子中队长急得大叫大跳说:“八路军有本事来打,不要作小偷的干活!”

  在日寇大举进攻我嵩山根据地的时候,我们支队主力趁敌人后方空虚,在巩县、伊川、洛阳等地展开攻势,拔掉了敌人许多据点,甚至活动到洛阳市郊,积极支援了根据地军民反围剿的胜利。日寇除在佛光峪扎了据点外,其余的不到一星期被迫缩回去了。佛光峪是我嵩山根据地的中心,是偃师、登封、巩县的联接枢纽。我们当然不会以摸它几个哨兵为满足,更不会让它长期驻扎下去。群山环抱的佛光峪,交通不便,离其它据点很远,四周为我根据地所包围,这些都极其有利于我们封锁、围困和消灭这股敌人。我们首先派出部队,专门袭击从洛阳、偃师、缑氏到佛光峪来送信、送粮、送弹药的鬼子汽车和人员、马匹,截断敌人的补给线和外界的联系。在我群众性的游击战包围封锁下,敌后方供应被我截断,鬼子吃水、吃粮都很困难,往往从偃师城派很多日伪军护送粮弹。这样搞了半个多月,佛光峪的鬼子,已像堵在洞里的老鼠,只能吱吱叫了。一九四四年的除夕之夜,我们发起了佛光峪战斗,最后驱逐了这个据点的敌人!

  这是一次令人难忘的战斗。敌人的据点扎在佛光寺里。我们的突击班翻墙而入,上了屋,揭开瓦片,用轻机枪、手榴弹,捣了敌人的窝。我们指派了两个身强力大的战士,手握大刀把守庙门,鬼子逃出来一个就砍一个。就这样,据点里的敌人全部被歼灭了。这时却发现了一个新的情况:狡猾的敌人,因害怕我们夜攻据点,每当天黑后,大部分就偷偷外出,只留下少数鬼子在据点里。我们正准备集合部队,外出的大队鬼子回来了。我们迅速抢占佛光峪村后叫做箩头骨垛的山头,脚跟还没有站稳,鬼子也紧跟着冲了上来,双方拼起了刺刀。佛光峪和周围村庄的群众,站在对面的东石岩上,望着战士们一个又一个地把鬼子挑下山去。我们有的战士负了重伤,还紧抱住鬼子不放,在地上滚打。群众激动得齐声大喊:“八路军打得好!”“八路军万岁!”

  我们在东、西九龙角担负打援的部队,战斗也分外壮烈。日寇从缑氏来援的步兵和骑兵,三番五次地想冲过九龙角,都被击退了。战斗结束后,我们登上了九龙角阵地,在我们六连二班所守卫的一条战壕前面,就躺满了鬼子和伪军的尸体。我们二班的英雄们也全部牺牲了。虽然他们牺牲了,但双手还紧扼着敌人的脖子,刺刀还捅在敌人的尸体里,阵地仍旧巍然屹立。我们不禁被这壮烈的情景所深深激动。

  我们在胜利中迎来了新的一年——一九四五年。

  二月底,王树声司令员,亲率三个支队渡河南下,和我们在嵩山会师,成立了河南军区。我“豫西抗日独立支队”已胜利地完成了先遣任务,改编为河南军区第一支队兼第一军分区。从此,领导加强了,部队增多了,在嵩山、伏牛山和豫西平原上,展开了全面的抗日游击战争。

    本文节选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岳风雷》中《中岳狂飙》一文。作者皮定均,原任豫西抗日独立支队司令员。

 

(责任编辑  王景森)  

v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