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两个社会两重天 两种军队不一般——回忆我家解放前后数月中的几件事
发表日期:2009年2月25日    来源:刘清辰  

 

两个社会两重天

两种军队不一般

——回忆我家解放前后数月中的几件事

刘清辰

 

我家住在山化乡东屯魏窑村,年已七旬。每当回忆起我家解放前后数月中的一些事情,真是悲苦欢甜,永生难忘。

 

祸从天降

1948年初春的一个夜晚,不料一场灾祸从天而降。当夜,我们一家人都已入梦乡。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叫门声惊醒,这声音真像鬼哭狼嚎一般,同时还不时地夹杂着谩骂声。当时我只有七岁多点,年幼的弟弟只有四五岁,怪叫的声音吓得他哇哇大哭,母亲搂着他,恐吓又安慰地说:“孩子,不要哭,外面有恶人,不敢哭。”弟弟被吓得不敢哭了。奶奶对窑门外面人说:“老总,小声点,别吓着孩子。”外面的恶人高声怪叫地嚷着:“快起来,起来快给我们做饭,我们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奶奶求告地说:“俺孩子不在家,家里都是妇道人家和俩小孩子,您能不能先到别人家找点吃的,等天亮了再给你们……”外面没等奶奶把话说完,就用枪托在窑门上,嗵嗵地砸了两下,恶声恶气地吆喝着:“少废话,快起来,不起来我们就砸烂你的窑门,杀了你全家!”与此同时我院东窑门外也传来了恶魔般的怪叫声,那是我伯母和大哥住的。

奶奶哆哆嗦嗦地起来开了窑门,走到门外,见几个身穿黑狗皮的恶魔围上来,厉声地喊叫着:“快做饭,我们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直叫哩!”其中有一个略微和气的人说:“老婆儿,先给我们做点吃的吧,我们实在饿得不行了。”奶奶看着这些饿狼模样的人,没办法,只好答应说:“俺家人少锅小,做不了恁多,你们多找几家,让他们也给你们多做些。”恶狼听说又吆喝着说:“你只管给我们做饭,少管恁些!”奶奶只好哆哆嗦嗦地答应下来。

恶魔们走出院子,奶奶只好叫起了我母亲,与此同时东窑里我伯母和大哥、二哥、二嫂也都起了床。这时天还没亮,一家人摸着黑开始为黑狗子做起饭来。

农户人家,春荒时节,又没有别的可做,做什么?怎么做?一家人很作难。其中一个未走的恶狗抢着说:“擀面条,面条快,也好吃!”无奈,我们只好听从恶魔的。我母亲和我二嫂开始和面,奶奶和伯母分两下里烧火(当时没有煤,都是烧柴禾)。天下着连阴雨,柴禾潮湿又不好烧,光冒烟不着火苗。奶奶和伯母吹着扇着,烟熏得两个老人(伯母已是五十多岁了)眼泪、鼻涕直往下流。

做成一锅,给他们端去,他们吃了还要让做,两下前后做成了五锅。这样,还不依,要继续再做。我大哥就跟他们说:“已经做了五锅了,柴禾又湿,面也没有了,你们将就着点吧。一句话惹恼了这群恶狗,其中一个一手掂着枪,一手抓住大哥的衣领子,厉声地骂着:“老子为你们卖命,打老八子(指八路军),让你们做两碗饭还不想干,我看你是私通八路,你他妈的不想活了吧!”我大哥一听恶狗开口骂人,也恼火了,就和他论起理来,说:“俺家老少几口从五更忙到现在,给你们沤烟把火地做了五锅饭,吃饱了你们还欺负人,真是忘恩负义的畜牲!”这句话更惹火了这群畜牲,哗啦一下子围上来几个人,要打我大哥,我大哥也耍过枪(逃荒时被抓去当了半年多兵,后来逃跑回来),就和他们招架起来。这么一来,几个恶狗一齐上来,抓住我大哥就打,我大哥也还了手。后来,他们十多个人一齐围攻,把我大哥按倒在地,用绳子五花大绑捆了起来。听见吵声,我和奶奶、伯母、二哥一齐赶到,一边护着我大哥,一边和他们讲理。这时天已大亮,乡亲们都已起了床,听说我们家出了事,都来帮我们讲情。其中有一位认识他们的班长,就向班长说:“这家人都是好人,你们三更半夜翻墙跳到人家院里,一家老少还给你们做了五锅面条,端着送给您吃,真够意思了。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抬抬手放了他吧!”乡亲们也都说:“放了人家吧,别欺人太甚了。”由于乡亲人多势众,这伙恶狗也怕吃亏才放了我大哥。后来才知道这群恶狗就是偃师的地主恶霸组织的反动武装自卫队,害怕解放军过来消灭他们,才成群结队逃跑到牛庄、蔺窑等北邙山一带村庄躲了起来,到晚上才出来祸害百姓。

 

偃师解放

也就在这一天上午,这群反动的“自卫队”吃饱了老百姓的饭,跑到我家南面的高地上的孟咀寨窑睡起大觉。解放军为了渡洛河解放偃师的北半部,就在杨村河口渡船北上。孟咀寨位于孟咀和魏窑的交界处,地势很高,站到寨墙上,就可以看到杨村一带。在寨墙上站岗的哨兵看见了解放军从杨村过河,就高声叫起来:“老八子过河了,老八子从杨村上船了!”其中一个就下寨墙到寨窑里叫起了伙伴。这群人跑上寨墙,看到解放军已上船北渡,其中一个就高声叫道:“上船了,上船了,人还不少哩,都四五船人呢!”并对班长说:“班长,怎么办?”那个班长恼火地嚷道:“喊什么,看把你吓的!”接着端起手中的枪嗵嗵嗵,朝天上放了三枪,用力挥了一下手:“撤!”这群黑狗子一听,吓得跑下寨墙,没命地朝北坡逃跑。

偃师解放了,偃师彻底解放了。偃师人民见了青天,但这已是偃师的第三次解放,更是偃师人民的永远解放!

 

人民子弟兵

1948年春天,为了配合解放全中国,第二野战军奉命南下江南,去解救大西南的苦难人民,途经偃师,并在偃师暂住下来。部队的妇大子弟学校就住在我们村,校址设在原来的光豫中学院内,幼儿园设在村口西面小学校里面,学校和幼儿园的母子们都分散住在各家各户。每到开饭时间,事务长就吹着哨子叫遍全村,吆喝着:“小孩开饭!小孩开饭!”这些带有小孩的妈妈们或抱着小孩或自己单独去领取,或者自己就餐。我家东院的大屋里设的是子弟学校办公室,学校的校长,教导处主任等较高级军官就住在这里。小灶的伙房设在我家的西厢房的厦子屋里,伙房只有一个炊事员,一个采买。炊事员姓李,中等个子,胖胖的,河北省人。买姓冯,瘦高个儿,山西人。他们说话都很和气,待人也很亲热,为人处事非常通情达理。说话先带笑,开口就奶奶、大娘,大哥小弟弟地叫个不停。当时,我才十岁多点,他们不是叫我小弟弟,就是叫我小鬼。我大哥、二哥(我伯父的儿子)当时也是三十来岁,所以他们、包括校长和教导主任等都是跟着他们这样称呼。老李和老冯都不识字,每天老冯要买东西,记账由我大哥帮他记,双方的关系非常融洽,就好像一家人一样。每逢他们改善生活,都要给我和弟弟及奶奶端上一碗,让我们尝尝,看他们做的可口不可口。同时也要给我伯母大哥们端。学校的领导也时常不断地过来问这问那。院子里的卫生每天都由老冯来打扫,我们两家吃水缸里的水都是老李来担。我家住的靠上面,地势很高,井很深,有十多丈,每天老李要担十来担水,累得满头大汗。奶奶看着心痛地拉住他的手,递过一条毛巾让他擦汗,他总是笑着对奶奶说:“奶奶,我不累,年轻人,累点没事儿,歇一会就好了。”我父亲母亲当时也是三十多岁,他们同样也按着我大哥二哥的叫法称呼。我记的有一次老冯去帮我家挑白豆,奶奶感激地拉住他的手说:“孩子,你们真好,你们这些兵,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不欺压百姓,还帮我们干活。”老冯也拉着奶奶的手亲热地叫着:“奶奶,我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出来当兵是为了求解放,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呀!”奶奶激动地说:“好,好人,你们都是好人,我活了七十多岁了,从来没见过这样好的兵呀。”

共建友谊店

我大哥、二哥都有手艺,大哥会染布,二哥是木匠。解放前由于家里穷,又加上兵慌马乱,连年灾荒,国民党四处抓兵派夫,大哥二哥他们没法在家里生活。我大哥曾被抓去当兵快一年,后来逃跑回家。一家人实在无法在家生活,才到陕西逃荒二年多,直到偃师将要解放才回来。学校的领导得知这些情况,主动帮助我大哥、二哥,还出主意,想办法,多方面凑了些钱,在村口外铁路南盖起来三间土瓦房。西半边垒起了染缸做染布用,东半边做起了木匠活。我记得当时盖房时,子弟学校的官兵们轮流出动,拉土的拉土,和泥的和泥,搬瓦的搬瓦,挑水的挑水,干的热火朝天。他们不吃百姓的饭,连根烟也不抽,水也不喝,乡亲们看着感动地夸赞不停:“真是好兵呀,真是老百姓的贴心人哪!”我大哥、二哥被感动地拿着烟卷,流着眼泪,向战士们说:“你们不吃俺家的饭,不喝俺家的水,连根纸烟也不吸,叫俺这心里咋过去呢?”战士们笑着说:“我们是解放军,是穷人的队伍,专为穷人干活,求解放。我们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帮穷人翻身是我们的责任!”几句话感动了周围的群众,更感动着我们一家。我大哥流着眼泪说:“兄弟,我也被抓去当过国民党的兵,可国民党反动派的兵,跟畜牲一样,真不算人。和你们相比,真是两个社会两重天,两种军队不一般啊!

(责任编辑〓王景森)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