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一次当向导〓至今仍难忘
发表日期:2009年2月25日    来源:郭海运  
       
       

        我叫郭海运,今年80岁,家住城关镇槐庙村第4村民组。
        偃师第三次解放前夕,我曾给解放军当过向导,至今难忘。有人问我,当向导有啥感觉?我的回答很简单,只有三个字:惧、喜、荣。
        1948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我母亲和邻居的大娘、婶子们在唠嗑,我没有事儿,也在那里听她们说话。
        半晌时,从东边过来一队兵,大约是个班。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躲避时,有一个士兵快步走过来,对着我说:“小弟弟,请你给我们带带路吧?”我还没回答,我母亲就赶紧走过来搂住我,脸色吓得苍白,对着那个士兵说:“孩子小,不懂事,在家啥事也没干过,从来没出过远门。”士兵和蔼地说:“大娘,你别怕,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执行紧急任务。因为路途不熟,恐怕走错路耽误时间。这是您的孩子吧?请让他给我们带带路。”我母亲说:“他真是没出过远门。我怕他这一去……”没听我母亲把话说完,有经验的战士就把话茬接了过去:“大娘,你放心,路不会太远,只送到杜楼,也不叫他背东西,一到地点,就叫他回来。”我一听是往杜楼去的,就对母亲说:“娘,杜楼也不算远,我知道路,就让我给解放军带路吧。”母亲含着泪说:“海运,你一定要回来,娘等着你。”
        按说,那时我也不小了,都十九、二十的人了,出趟门也不算啥。害怕的是当时战乱年代,别说母亲担心我一去回不来,说句掏心窝子话,就连我也存有恐惧感。
       走在路上,我特别小心,一句话也不说,只顾往前走,心情也很紧张,恐怕出点岔儿,时不时地也看看解放军战士们行军的情况。我看着,让我带路的那个战士很负责,谁有啥就和他说,他还不时地发点什么口令。我估摸着,他就是班长。正如班长说的那样,他没有让我背东西,只问过我一句话:“义井乡的情况啥样?”我说:“我没有去过,不知道。”一路上,可以说都是急行军,走得很快。这可以证明班长说的不错,就是怕耽误时间,影响紧急任务的完成。
        快到杜楼时,我的思想反而更乱了,恐惧心理更重了。到杜楼后,能不能让我回去?这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焦急问题。
       进入杜楼寨门后,战士们就在街道上进行休息。我心神不定地喘着气,心里想着如何探探口风,看让我走不让。不料,我还没有愣过神儿来,只听班长叫我一声:“小兄弟,过来一下。”我不知道干什么,就怯生生地走过去,班长含着笑说:“今天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一路没耽误一点事,很顺利。谢谢你,你可以回去了。”万万没有想到班长会主动说这样的话,这话虽然是我求之不得的,可是在这节骨眼上,我心里反而有些惭愧。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本能地说出了一句也是当时忽然萌生的真心话:“班长,我再往前送送吧。”班长说:“咱们解放军说话是算数的,答应送到哪儿,就到哪儿。你赶紧回去吧,免得大娘着急。”。当我要走时,班长又说:“你走的时候,换条路,免的让咱们的后续部队碰到你,再让你带路。”停了一下,接着说:“算啦,我给你写个条子,如果碰到咱们的部队时,你就把条子交给他们,他们就不再让你带路了。”
        我收好条子,当走到新寨北边的山门时,又碰到了解放军的一个班。我赶忙把条子交上去,他们看了说:“好,你不用带路了,快回家吧。”
        一路走来,越想越高兴,原来那种恐惧的情绪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喜悦。我想:解放军真好,还没有见过这种为老百姓的军队呢!
        当我满面春风,喜气洋洋回到村里时,已经晌午错,我母亲还没有吃午饭,仍在倚门远望。她一看见我,就上前把我抱住说:“儿呀,可把你盼回来啦,你受苦啦!”说着,双泪直流。我笑着说:“娘,别哭,他们待我可好啦,你看,我多快就回来了。”
到家后,我把整个带路情况详细说了一遍,我母亲高兴地说:“谢天谢地,真遇到了救苦救
难的好菩萨兵。”
         没几天,洛阳解放了,偃师也随即解放了。据说,解放偃师的部队就是我给带路的部队。后来,每提到我当向导这件事,我就有一种光荣感。因为我为解放洛阳和偃师也做了一点贡献。
(责任编辑〓王景森)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