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解放军进我村
发表日期:2009年2月24日    来源:谭振斌  

 

     我叫谭振斌,今年74岁,家住山化乡牙庄村第9村民组,退休教师。1947年10月,我已13岁,正是偃师第一次解放的那年。解放军进我村后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由于解放前受国民党反动派宣传的影响,不要说对解放军是人民子弟兵的性质认识不清,就连解放军是由八路军更名的也不知道。只知道像反动派宣传的那样,八路军是烧杀抢劫的土匪。直至八路军(当时对解放军的称谓)进我村后,才对八路军有了正确的认识,才知道八路军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的军队,是拯救劳苦大众的人民解放军。
        一天晚上,8点钟左右,听说八路军要来了,我们全家人就把稍有价值的东西藏入地窖里,准备跑荒乱。可是,等到半夜时,也不见动静。大人心神不宁地等待消息,我就模糊地睡着了。等到天明,也未听到一点动静,我和父亲走出窑门仰脸一看,简直是吓了一跳。窑顶上,站了很多人,有穿便衣的,有穿灰军服的,还有好几辆自行车扎在那里。当时,我们虽然害怕,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听天由命了。上午,有一些大胆的人围在一起,悄悄议论,我父亲也走上前去想看个究竟。有的指着说:“那个人不是常常在咱村卖青粉子的?”又有人说:“您看,那个人不是在咱村经常卖瓦瓦罐的吗?”你一言,他一语,慢慢地恐惧心消失了。于是,他们就一同围上去,对着八路军试探性的问些情况。有人问:“听说八路军要来,我一家人整晚上都不敢睡,害怕的连小声说话都不敢。可是,等到天明,外面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您是啥时候来的?”一位八路军说:“我们是昨天夜里进的村,怕惊动老乡们,我们没有拍一下老乡的大门,就在僻静的地方休息到天亮。”他们听后,都又议论起来了,说:“看来,八路军真好,不像人们印象中的红头发妖魔鬼怪。”那些人又问长问短,八路军的战士都一一作了解答。看着大人们和八路军说起话来,我们小孩子也不觉得害怕了,就三五成群跑到村十字路口人多的地方看热闹。只见有个战士把鞭搁在盛洋油的空桶里放,响声可大
了,像打机关枪一样,把耳朵震得直嗡嗡。我当时也不理解,究竟是为了庆贺呢?还是为了震慑敌人?总之,我觉得怪有意思,心里真高兴。我们村的人对八路军的印象有了根本改变,但余悸还是有的。这不是害怕八路军,而是害怕八路军走后而产生的后顾之忧。
        八路军进村后,首先是要吃饭。他们不摊不派,不偷不抢,而是以物换物。他们说:“我们是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有严格的纪律,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要公买公卖,以物换物是公平的。”可是,尽管宣传,没有人敢带头和八路军交换面粉。倒是我三伯胆子大,他竟然拿着面粉到八路军那里换了一匹土机毛兰布。随后,就有不少人说我三伯:“你敢从八路军那里换东西?那些布和衣料都是财主家的。他们一走,财主找上门来,那还了得!”我三伯说:“八路军要打仗,还要挨饿,他们不派不抢,这多好。要是中央军那些倒罐队来了,还不把咱们的粮食抢光!人心都是肉长的,开始我把面粉硬是白送给他们,可他们不要,还说以物换物公平。这样,我们就做了交换。要是照你们说,八路军没有粮食吃,还咋打仗?”几句话说得众人哑口无言。
        我二伯家和我家同住一个院子,二伯家养了一头猪,有一百多斤重,八路军听说后,想把猪买下,就托人与二伯说合。二伯担心辛辛苦苦养了一年的肥猪打水漂,就编了个瞎话说:“猪早卖掉了。”来人一听,也没说啥,就走了。来人走后,二伯一家更着急,担心他们真的把猪赶走怎么办?想了一会儿,索性把猪藏到磨房窑里更安全。谁知猪在窑里不习惯,性急躁,一夜不停地叫。猪越叫,二伯越担心。二伯说:“看来这猪是怎么也保不住了。”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两个八路军战士和我村姓贾的来找我二伯。二伯、堂二兄和他们谈了好一会儿,最后猪被赶走了。事后,听二伯说:事已至此,我干脆把猪送给八路军算了,可是,人家讲政策,说什么不准拿群众一针一线,怎么也不肯白要。最后,他们估算了一下,要给关金票或中央票。我想着这些票子快不行了,没有答应。他们说以物换猪,我怕以后惹麻烦,又没答应。最后,我接住了他们给的据说是解放区执行的冀票,他们说咱这里现在不行,以后可以兑换。
       从解放军进村后,我所亲身经历和看到听到的这些事儿,可以充分证明:解放军热爱人民,纪律严明,名不虚传。值此纪念我们偃师解放60周年之际,特此回忆,缀成短文,以表对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的伟大的人民解放军的崇高敬意。

(责任编辑〓王景森)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