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张银娟地震灾区行
发表日期:2009年2月23日    来源:据《西亳新讯·记者采访张银娟稿》整理师进通  
 

        我叫张银娟,是偃师市缑氏镇柏谷坞村村民,毕业于洛阳卫生学校,曾在洛阳市150医院做过护士工作。我丈夫是偃师市一名铁路工人,孩子上小学二年级。平时,朋友们说我是个热心人,做事很执著。四川汶川“5·12”地震发生后的14日,我曾前往市区献血点献血,但因血站没有开门,献血未成。那几天,我每晚都难以入眠,睁眼闭眼全是灾区的情景,我默默地想全国人民都在抗震救灾,我也应该帮助灾区人民渡过难关!想罢,我心里涌出一个念头:我也去当志愿者!随后,在22日这天,我就携带着自己购买的两箱子药品,不顾家人的反对和担心,独自一人匆匆踏上了去四川灾区的列车。丈夫开始并不大情愿让我去,随着对灾情了解的逐渐深入,终于理解了我的举动,我的爷爷闻讯后,牵挂之下,让人将我穿过的一双鞋压在门过道,以这样古老的方式求得保佑他的孙女在四川平安。一直到5月27日,我才抽空从四川绵阳地震灾区给偃师家人打回电话报了声平安。在偃师福鑫药店工作的好友王艳枝曾多次通过手机问讯我的情况,我只给一句“很忙”的答复。随着家人收到平安电话,我的家人对我的担心随之减轻,转而支持我为灾区人民尽心工作。

                                                     在绵阳市九洲仓库

         5月23日上午,从成都火车站下车,几经辗转,才抵达绵阳市九洲仓库,找到了联系人——内蒙古志愿者老郑。我看到偌大的仓库里已堆了许多救灾物资,消毒水和药品居多。几位志愿者热情地安排我吃饭,因为太累了,我胡乱扒了几口饭,准备找个地方落脚,稍事休息,十多个志愿者早已七手八脚地在仓库对面的空办公室里铺了一地铺盖,我拎着包,去找了间女休息室休息。我躺下没几分钟,外面就有人在喊“起床了!干活了!”大家立马蹬上鞋子跑了出去。车来了,车上载的是隔离衣、口罩、药品、日用品、消毒水、奶粉等等。我随着大家一同干起来,满满的一大车物资卸下来后,都归类摆放。完了后又有几分钟休息。说话间,一个男孩说他是河南信阳的,噢,有河南老乡了,可也没顾上说几句话,又有车到了,还来有记者。就这样,不停地装卸干了大半天。天快黑了,在我们刚卸完一车物资后,老郑告诉我,下乡的医疗队回来了。见到队长,他问我是否愿跟着医疗队去服务,我高兴地答应了。于是,我又收拾行李来到了绵阳当地一位志愿者家里。在这里,医疗队为第二天的出行安排了一大车医药物资,我们才躺下来休息。

                                                     在北川擂鼓镇

        5月24日一早,我们三个护士和一个大学生被分派到北川的擂鼓镇援助一位医生。车从绵阳出发,路边到处是安装好的帐篷。但越往里走,情况越糟,收入眼底的惨象不堪入目。我在逐渐适应着这里的灾难环境。所以,努力保持内心的平静,可当进入擂鼓镇时,我还是被眼前的惨象惊呆了。下了车,眼前的一切,是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都没看到过的。房屋全部倒塌,只有一幢教学楼千疮百孔地立在那里,而且只有那么几间,房顶没了,窗上玻璃没了,里面一片狼藉。人们象蚂蚁一样各自忙碌,大片蓝色帐篷连成一片,倒塌的民房下面横七竖八的是砸碎的家具、砖头、木棒、炊具、衣服、被子等。我们走过废墟,给医疗点带去了几箱药品和口罩。可医生告诉我们说,口罩不必留下,因为这些东西一时用不上,把药品放下就行了。我们从车上搬下一些药品,又搬来奶粉、米粉,卫生用品等,进入“帐篷街道”,找那些一岁以下的幼儿及带幼儿的妇女,一间间排查发放。我看到孩子们依然天真活泼,有的四处乱跑,有的在帐篷里玩牌,有的在看书。帐篷里的地上铺着棕垫,放着新被褥。女的在带孩子,老年人默默地或坐或躺,婴儿在安睡。这让我沉重的心略有安慰.物资发放完毕,在医疗点,医生又列出一些急需药品的药单给我们。这时,我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穿一件白色的短袖杉,在胸前赫然用血写着两个字:陕西!据说,在地震的当天,他一人,拿一个千斤顶和一根钢钎来了,他看到了什么?他做了什么?可想而知了——他是救人的呀!这血写的字分明是他自己抗震救灾的决心啊!又有几辆满载物资的大车驶来,人们自觉排成两排,从车上卸下,传递着大米和方便面。有一个小孩,大约有十一二岁,在不停地帮卸物资,比大人还上心,还帮推陷在泥泞里的车。而又一会儿他竟然挟着一个几乎快要昏过去的大哥哥来到我们身边,询问后得知,那小伙子因为连日劳累,累垮了。我不知道我们在路上走了多久,在擂鼓镇呆了多久,返回路上,大家一路无语,心情十分沉重!这时,我感觉有些饿了,肚子在叫,可很快就又忘却了。我们又来到了一处安置点,这里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和车。卸下了最后一批药品和口罩,我们就返回了。迷迷糊糊中,我在车上被一阵颠簸惊醒,往车窗外一看,人们都在从房内往外跑。我明白,又有余震发生了!还好,我们还走在开阔的公路上,如果是山路,那就不堪设想了。天黑时分,我们回到了绵阳市志愿者老秦家。炒菜、做米饭,又拆了几包泡菜,大家饱饱地吃了一顿!饭后开会,公布第二天的行程和注意事项。然后,依次洗漱,安排好次日要带的东西后,又看了一会儿当地的新闻,我们几个便挤在一张床垫上和衣而睡。

                                                  在平武县南坝镇

        5月25日这天,去的地方我已记不清地名了,好像就是平武县南坝镇。几天的奔波,让我们一路上都在迷糊。进山后,醒了。我看到山上到处都是滑坡的痕迹,有的山石已经滑到了下面的河边,有的就在房子的旁边,有的已经把房子埋在了下面。公路上虽然有裂缝,但尚能通行。我感到庆幸,好在有车呀!倒不是怕累,而是步行根本不可能走到。但车还是停了,前面的路已被埋在了滑坡下面,甚至已滑到了河里,房子一样巨大的石头在河里躺着,不知来自何方。有一辆小车驶过,我们看到斜坡上又碾出了一条道,于是决定往里面开进,但只能进一辆小车,大车留在外面,把东西放在小车上,还精简了人员。我们乘着小车,终于又颠簸着出发了,这次,我们拿出了旗子,不是为炫耀什么,一旦我们出了事,那旗就是标志,我们都有心理准备,因为山上不断地往下掉落石块。后来,我们来到一个小村子,当地的人们看到我们带着物资向他们走来时,人们都哭了,在这之前他们没有水,没有粮,来了十名官兵也只是徒手在清理废墟,到处弥漫着尸体腐臭的气味,人们向我们诉说着,有多少人被压在下面还活着,可是没有机械,救不出来,被活活的饿死、痛死,有大人也有小孩。这种诉说使我们心情更加沉重。我们搬下车上的所有物资,把手套和口罩留给了那些官兵,把水、食品和药品送给村民和小孩,并嘱咐他们药品的用法。有一位老大娘,她的背已直不起来,而她的举动让所有的人为之动容,她弯着腰,吃力地搬起一捆水,让我们吃惊的是她竟然举了起来,去送给那些官兵。战士们流泪了,他们不能接受;我们流泪了,所有的人都流泪了!眼前的一幕是所有的人所不曾看到的。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我的心除了震颤,已没了思绪!有益的工作,我不知道我们做了多少,或许,我们拿的这点东西能够救了他们。但是,如果山体不断地下滑没有了路,阻断了这里的交通,那又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想下去了……几天来,我和其他几个人一直是送药品物资,一直在寻找“盲区”,因为那里才更需要我们。

       不久,在唐家山堰塞湖下游有序地疏散住户的日子里,我和我们的志愿队员又碾转到成都市继续做服务工作。由于疏散任务紧急,我们只好同灾区人民依依不舍地告别,我于5月27日晚上转到绵阳,又从绵阳乘火车回到了偃师家中。

(原资料载于《西亳新讯》,采访记者:王祝鹏、高翔、张锦梅)

 (责任编辑〓李万通)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