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亲历四川抗震救灾情况简述
发表日期:2009年2月23日    来源:李顺卿 口述 张正青 整理  

  
 【
编者的话】

        顾县镇顾县村是人民英雄任西和烈士的故乡。在纪念抗美援朝胜利50周年时,张正青同志曾在《洛阳日报·偃师版》发表一篇题为“英雄的故乡,英雄的人民”的长篇文章,报导顾县村人民群众抗美援朝运动和任西和烈士及40多位志愿军战士赴朝战斗的英勇事迹(文史资料第五期也刊登过)。半个多世纪后的2008年初夏,英雄故乡又谱英雄新曲。顾县村又涌现出以李顺卿为首的24位抗震英雄。我们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委托张正青同志深入英雄故乡顾县村对抗震英雄群体采访,让英雄陈述亲历四川汶川震区救灾的全过程。我们偃师大地有优良的革命传统,是英雄辈出的地方,今后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将会出现更多英雄人物。
        与之同时,我们还编出一组有关抗震救灾的文章,以飨读者。

       我是偃师市顾县镇顾县村农民,民营企业洛阳强辉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四川汶川“5·12”大地震时,亲临了抗震救灾第一线。现将自己所经历的情况简述如下:

        今春,我在贵州省清镇市争取到了一个九平方公里的探矿权。5月初我们从家乡顾县村出发,由四辆大型平板车拖运着挖掘机、推土机、装载机、平地机、破碎机,三辆小车在前引路、三辆翻斗车尾随,奔赴贵州矿区。
   
       经过几天的准备,在离清镇市几十公里外的旷野山区安营扎寨,办好各种手续,打算在5月13日举行开工典礼。5月12日下午汶川发生强烈地震。晚上我们在新闻联播节目中看到震区惨景,十分震惊。电视画面上四川汶川地区很大范围内的县城、乡镇、村寨,瞬间被夷为平地,一处处废墟呈现在我的视野里。山崩地陷、房屋倒塌、桥梁断裂、道路中断、废墟下被困着老人、学生、妇女、儿童和其他民众。我为那里的同胞遭受这么大的灾难深感痛心和不安。紧接着看到温家宝总理在第一时间赶往灾区,他在飞机上讲道“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做百倍的努力”。总理流泪了,更多的人也和总理一样流泪了,我也哭了。面对天灾,我想:赶快从废墟中抢救同胞的生命才是当务之急。

       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想到我们有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破碎机等大型疏通道路的配套机械,而这些正是灾区急需的。在这非常时期,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义务、有责任抢救我们的同胞。于是我下定决心:钱可以不挣,推迟开工典礼,立即赶赴灾区,到汶川抗震救灾,一定要为灾区同胞做点事情。

        5月13日一大早,我从镇子上来到野外工棚,先找到总经理李玉强谈了我要到抗震救灾第一线去的想法。玉强说:“你的想法很好,可以和大家商量。”随即李玉强通知从偃师赶到贵州的33名员工集合起来,召开紧急会议。大家还以为是当天开工典礼的事,我讲了昨天四川发生强烈地震的情况,表达了我前往灾区救灾的决心:“即使把身家性命及财产全部搭上,我也要完成这个心愿。大家谁愿去的就举个手,不愿去的,决不勉强,工资都会一分不少的发给大家。”33条铁铮铮的汉子齐刷刷地举起了手,“我愿去!” “我愿去!”“去救灾还说什么钱,我们愿意去!”这群平时不善言谈的偃师汉子,在关键时刻显出了人性最光辉的一面,他们朴实无华的语言也深深地感动了我:就算牺牲在救灾第一线,我也决不遗憾。

        然而在决定去四川救灾还是留守贵州大本营的问题上,出现了少有的争执。今天我们去灾区,将来还要回来探矿,刚搭建好的房屋不能全部拆除,大型辎重物资不能全部带上,刚架好的照明线路不能撤掉,要有人留守,员工们看到这些都生怕留在这里。57岁的老队员董北龙首先说:“我是队里唯一的党员,国家有难的关键时刻,我不带头谁带头?再说我的三个闺女已经成家,就算是牺牲了,也没有什么牵挂,我必须算一个。”我19岁的儿子李向阳也站了起来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给起名叫李向阳,是电影里英雄的名字,自然希望我当英雄,我一定要去!”已患重感冒多天的小伙子耿宁波说:“我长这么大,还没做过一件自豪的事,这次我非去不可!”

       根据实际情况,最后由我拍板:“33人除9人留守外,其余24名员工一起准备奔赴四川灾区。”重型机械长途移动,需要大型平板车拖运。我们初来乍到,又住在偏远的矿区,人生地不熟,找拖车非常困难,我和李玉强、董北龙分几路联系都未找到。13号下午,清镇市委宣传部负责人蒲蓉同志知道了这一情况,立即派人找交通运输部门帮助找大拖车。终于在晚上联系好车辆,我们以高于平时一倍的价格6万元租到平板车,又花1万元将各种机械加满油料,一切均安排停当。

        5月14日凌晨2时30分,我带着探矿用的50万元流动资金和10多台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破碎机、自卸翻斗车等价值400万元的机械设备,这支由我们24人自发组成的农民抢险队,火速从贵州省清镇市卫城镇大上村起程,车上挂着清镇市委宣传部为我们制作的“一切为了抗震救灾”的大牌子,向四川灾区进发。

        一路冒雨长途跋涉。我开的雪铁龙车开足180码在前边带路急驶前行,当走到贵州与四川交界处的松坎时,回头不见后面的车队,突然手机传来消息:装有帐篷、干粮、矿泉水的后勤车出了事故。我心急如焚,发现高速路中界花带有个岔口,便不顾一切调转车头拐向左边,直驰快车道和董北龙一起返回察看。原来队员李宏军开的自卸翻斗车在弯道处,撞坏护 栏,滑下路基,机车造成损坏,幸好司机无事。这时公路巡警也到了。我想糟了,撞坏公路设施是要扣车罚款的,谁知四川交警这么通情达理,这么好,不但不罚款还帮助我们处理事故。我看不影响大局,从怀中掏出1万元交给李宏军说:“你们留下修车,我们继续高速前进。” 

        经过18个小时的急行军,行程1000多公里,我们于5月14日晚上到达都江堰。接近都江堰市区几十公里已遭到地震破坏,高速公路有多处隆起和塌陷的地段,前边北上通往汶川方向的道路被阻断,车已不能行驶。当时周围停电,一团漆黑。余震还在不停地发生,闪电中发现摇摇欲坠的楼房,不时听到轰隆隆、轰隆隆,扑通、扑通的倒塌声,整个市区实行军管,除了当兵的,不见一个人影,我让玉强开着小车借车灯往回寻找车辆并通知他们:在广场处等候,听命令再下车,不然迷失方向,失去联系可是大事。晚上,我们是在强震区中心,大地不断剧烈摇晃,心情极度着急、焦虑中度过的。

       15日凌晨,天气放晴,晨幕刚刚拉开,震后的一片狼藉景象映入眼帘:那里原本是山川秀丽、景色宜人、优美的自然风光,怎么一场地震忽然间就夷为平地,到处都是坍塌的楼房;到处都是地震造成的废墟;到处都能听到求救者的声音。没有到过灾区的人是想象不到那种瘆人的惨象。这个场面无法用语言表达,受难的人哭着给我们下跪,挡在车前,用一双双期盼眼神企求我们救救他们被压在废墟下的亲人。我原打算去疏通通往汶川的道路,但看到眼前这种场面,我的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了。来不及多加考虑,在哪里都是救人,还分什么汶川、都江堰?就把机械手及设备分给急需救助的灾民。接着,我又急匆匆地忙着到都江堰抗震救灾指挥部报到:洛阳偃师的农民抗灾抢险队服从指挥,听从统一安排。

        许卫东、耿宁波、李国辉开着挖掘机被领到都江堰华夏广场;徐贤西、高向伟被领到市百货大楼前;董北龙、李朋辉转到风景区。在救人现场,不同于野外开矿,加大油门狠狠地深挖几铲。但在这里真是有力使不上,有时还要停下机来,上前用手搬动坍塌的水泥板、抠起残缺的砖块,小心翼翼地把压在下面的灾民托出来。在华夏广场我们救出了3个人: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一个30多岁的孕妇。老太太的孩子原在重庆工作,地震后赶到灾区,我们扒出他母亲的尸体后,他哭着写了感谢信。这时又有一个老太太从后面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她女儿还在这个楼下,我们又花好长时间,才扒出了她女儿的遗体。
        在百货大楼前,我们挖出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男子和一个妇女;在风景区的普通楼房下挖出一个五十多岁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人已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我从抗震救灾指挥部回到抢救现场,由于调集设备繁忙紧张和在灾区的心情急切,顾不得吃东西,两天两夜滴水未进,不知怎的晕倒在车边。刚震后的都江堰,即使拿钱也买不来一星点可以吃的东西,还是李玉强不知从那里为我讨要了一碗饭,我才慢慢缓过劲来。
         由于后勤车没能及时跟上,导致到灾区后我们吃没吃的,住没住的,每个队员都吃了不少苦,有限的设备远远满足不了抢救大地震造成灾难的需要,我们的机械和人员只好连轴转,不分上下班,有空就在车里迷糊一会儿,有时候被换下来在路旁道牙上躺一躺,有几个队员刚歪下去就打起呼噜来,他们太困了,每天满打满算下车睡觉的时间不超过四小时,但没有一个人叫一声苦,喊一声累。
       16日我们接到都江堰抗震救灾指挥部的通知,机械统一安排。有联系人员拿着盖有公章的公函“请帮助”,随他一起到了号称“铁军”的某部官兵抢救点并肩作战。
        高帅良、耿宁波开着挖掘机驶向市中医院,王鹏博、李鹏辉进到市中心严管街实施抢救。在华能集团宾馆,一青年女子声称其母被埋在宾馆楼下,请求援助。原来该单位的一位50多岁的女会计师还在办公时地震突然发生,埋在此处下落不明。财务处就在大楼东南角,我们按照她的指引,从中午12点顾不上吃饭一直挖到下午2点半,终于挖出了遗体,女儿抱住母亲痛哭欲绝,在场的人无不落泪。正在这时,远处气喘吁吁地跑来一人说:有个民警去救人而被埋在地下。听到这个消息,董北龙带着几个队员驱车随他前往,地点在公安局家属院,几经周折,花了好长时间,硬是挖出了穿着警服的遇难者。同时在家属院挖出了一叠3000元人民币和一张写着存款人“李健”的存折,随即交给了在场的公安人员。
        在汽车站对面胡同,一座大楼倾斜45°,护拦墙倒塌了,连体钢筋都裸露在外,有的砖块粘在上边,随风摇晃,看着将要掉下的样子,楼梯被严严实实堵住了。有个年轻人说:二楼内间有一个职工被埋在里边,人们怎么也爬不上去。这时耿宁波将挖掘机长臂伸向高空,将旁边隔墙撞了个洞,然后低下大铲,将人员从铲斗里送上二楼,从墙洞中钻进去救人。

        17日上午,我们又驱车到离市区中心几公里的地方去抢险。这栋楼已塌了半边,那半边还悬挂在高空,飘摇欲坠。据当地人讲:残楼的上边还挂着这对新婚夫妇结婚照,现已人去楼崩,我们花费好大力气,才挖出两位遇难者的尸体。
        下午,在都江堰高高的一座楼前,由武警支队安排,共有四台机器参加救助。我们出动两台挖掘机,不知名的外单位两台挖掘机,听指挥统一行动。突然余震爆发,楼体滑落,许卫东开着挖掘机顾不得退缩,掉下的水泥块砸下来,撞碎了车厢驾驶室玻璃。张帅琪开车同样遭受到意外,挡风玻璃被碎砖块砸烂,蹦到身上,真危险啊!可这两个年轻人毫无顾忌,继续搜救,硬是同别人一起战斗,我们又挖出了四具尸体。
        同时,左边一栋坍塌的七层楼房的废墟旁,有人报告说楼下还有人压在里边,我们经过4个多小时的紧张搜救,成功地救出一名20多岁的受重伤的男子,随即将他抬上120救护车,挽救了一名年轻可爱的生命。

        在救灾现场,几台机械分散到不同地点,这时手机信号中断,我们队员之间无法联系,挖掘机更是不顾操作常规进行保养和润滑,连续长时间运作和远距离行走,设备损坏十分严重,履带钢条磨烂几块,这些都顾不得了,在特定的大灾面前,只能是想着救人、救人,还是救人。

         鉴于都江堰的抢险工作已暂时告一段落,我两次赶往指挥中心请战,希望参加打通往重灾区的道路,但都未得到批准。第三次,我又找到都江堰市的郑市长和四川省抗震救灾道路总指挥唐总指挥长,并书面向指挥中心表述了我有十多年修建高速公路的经验,还带来了配套设备和一流的操作手,完全具备抢通道路的条件,请求批准参与打通被誉为“生命通道”的213国道。指挥中心出于安全考虑,婉言劝阻,没有同意我们的请求,后来才知道党和政府关心每一个抢险者的生命。在余震不断情况下,决不允许任何人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当时,我不知从哪来一股劲,把生死完全放在一边,心里想到的还是尽快打通国道,多挽救一些受灾的群众。我三次深入国道边沿,冒着头顶随时会落下巨石的危险,踏着脚下断裂的道路,对打通现场进行勘察,制订打通道路的方案。

        一路上满是被地震砸坏的大汽车、小汽车。悬崖上比碾盘还大的石头挡在半山腰的树上摇摇欲坠,象张开血喷大嘴随时要吃人那样凶恶,令人生畏。考虑到情况危险,第一次到现场勘察我义无反顾地带上自己的儿子李向阳和侄子李玉强。他们一左一右同我一起前行。救灾前儿子向阳曾说 “上阵父子兵”,关键时刻真的实践了诺言。这时,余震又发生了,山上滚下一些碎石,落在深涧里传来轰鸣回响,可我心中又不知怎么地隐隐作疼,因为这一去不知后果是什么,万一有什么不测,回到家中我如何向老伴交待,怎样面对哥哥一家人。今天就豁出去了,结果没有攀越过一个整体的大滑坡。第二次,队伍中的党员董北龙和最好的操作手许卫东坚持要跟我一起去,共同制订打通道路的方案,走出不大时候,天又下起雨来,只好返回;第三次是我独自前往,完善探路方案。进山不远,太阳从云里出来了,看天气时,发现左边是高耸的山崖,上边倒着横七竖八被震倒的树木和石块,右边是看不见底的深涧,真是太危险啊!那时,也不知道害怕,坚持要冒这个险。儿子和侄子不见我了,打手机未接,他俩又一块追了过来,当我看到他们时不知怎的眼里流出了泪水。我也曾想过:假如我在这里遇难了,可能就是黄继光、董存瑞式的人物吧……我在外修路架桥十多年,还从没有见过这种惨烈的情景,从来没有这种悲壮的感受,这几次灾区探路的过程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永远也不会忘记。

        不能打通西北方向赴映秀的道路,我们决定换东北方向往什邡市转移。

        19日一早,我赴成都市联系大拖车,做好早日把设备运抵下一个战场的准备。下午14时28分起,在废墟边,挖掘机旁,我们鸣响汽笛同全国人民一起向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们默哀三分钟,当时汽笛在深谷回响,声震山峦,浑厚浓重的低鸣是国人发自内心对无辜死者沉痛的哀思,激昂悲愤的长啸是中华民族对穷凶极恶震魔的怒吼!同时向世人昭示:再大的困难也压不倒摧不垮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十三亿中国人民!

        我们是一支比较训练有素的农民工程队,已经过多个春夏秋冬摸爬滚打的,养成了团结一致吃苦耐劳的作风,他们都能听我的话,可以坦诚地说,队员中有一个儿子、四个侄子三个外甥、一个表弟,以及他们要好的同学朋友。

         刚到都江堰的第二天,看到震区的惨象,救灾中的危险,我告诫他们自己注意安全,对家里封锁消息,不准把抗震的事告诉他们,免得家属们产生不必要也解决不了的多余的牵挂。人总是这样,亲属到了哪里,报了平安就会有心平气和的心情,不然悬挂的心一直静不下来。当时电讯没有信号,可到了5月20日,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接到老伴哭着打来的电话,她已经知道了我们抗震救灾的事,她从电视画面上看到灾区惨象,一直牵挂着儿子和我。我一边安慰她,一边询问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原来,我们的年轻队员张帅琪来贵州前和女友约好,5月底要回家结婚,临近婚期,女友却听不到安排婚庆事宜的消息,她从家乡打了多次电话,一直没有信号,今天电讯通了,向帅琪追问,有点嗔怪了,帅琪瞒不住真相,只好讲了实情。她不相信又哭诉到我老伴处辨别真假,要为她作主。在这时我只好如实讲了抗震的情况,帅琪的女友才理解了,解除了这对年轻人的误会。她们和家乡亲属要求我们在灾区多加小心,注意安全。

        21日,我们将机械设备成功地运抵到什邡市蓥华镇继续抢险救灾。在阿巴州铝厂扎下营寨。地震已经过去了八、九天,天气湿热,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尸臭味,常人难以忍受,有的队员往嘴里扒饭都要呕吐半天。强忍着工作,清理出三具遗体。

        为了防止大灾过后有大疫,国家的消防队、防化兵开过来了,带着药水的消防车不断地喷洒药液,路上象下了小雨,湿漉漉的。布鞋都湿透了。我们现场人员都发有多层加厚口罩。每顿饭前要闭上眼睛全身喷洒一遍药液,每天三次有时还另加一遍,象非典时期那样,见人都消毒。几天下来,雨水、药水、汗水交织在一起,身上泡得白胀胀的,挺难受。我们全成了泥人,多数队员没有衣服替换,一直这样坚持到回洛阳,才脱下冲洗干净。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四川汶川地震后,大灾之后有大爱。在什邡市蓥华镇全国各地的救灾物资车、消毒车、救护车多得很,排着长龙似的队伍缓缓行进。往成都方向去的救护车一辆接一辆,到处都是救灾的场面。往汶川去的公路中断了,里边还有十多万群众,整路上全是穿绿军装的解放军官兵,穿迷彩服的武警战士,人人都扛着米袋和其他食品,排着长队沿着崎岖的羊肠小道往山里送。在离映秀镇两公里的地方,我看到河南煤业集团救灾队的汽车;又看到登封少林寺救灾队的汽车,有几个和尚坐在车里,会车期间,我们河南老乡相见,相互打招呼问候,感到格外亲切。

        在都江堰严管街看到山东淄博的消防队,成都消防队,在市中医院遇到南宁消防队、重庆消防队、绵阳消防队、洛阳消防队,在救灾现场郑州消防队队员曾给我们讲了:胡总书记亲临抗震第一线借用他们的话筒,对群众讲述鼓舞人心的话语。

        在灾区的一天晚上,我不由自主地想: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似乎有什么轨迹可循。我们偃师市顾县村有位志愿军二级英雄任西和烈士,村头建有英雄纪念亭。我在上小学的六年里,学校每年都多次组织向英雄学习的活动,那时在老师的教育下,我曾想过当个人人仰慕的英雄,那只是想想而已。老父亲经常教导我,做个正派的人,做个有良心的人,为大家办点事。这些年来,我正是遵循老师和父辈的教导走过来的,我坚信这样走是对的,我还要这样走下去!

        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后,胡总书记、温总理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深入重灾区指挥抗震救灾,慰问受灾群众。他们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脸上的皱纹深了,鬓角白了,我只是想让他们睡个安稳觉,为他们分担一分忧愁。

        出什邡市西北方向不远的地方,两条山脉隆起中间一道窄长的峡谷,公路不通了,直升飞机一架连一架往里面运送物资,往返的飞机排成两队密密地连在一起,天都要遮住了,轰隆的马达声响彻云霄,这真是国家强大了,为灾区群众投资将有多少呢?

       地面抢险工作告一段落,当地转入震后重建,抗震指挥部指示我们离开,5月26日一早,我们就要离开地震灾区了。我们带的钱已基本用完,临行前,我们除留够路上的盘缠花费外,挤出3000元购买了书包和文具,又和董北龙、李玉强一起驱车送到都江堰“铁军学校”孩子们手上,再次表达了我们的爱。

        国难当头,人人有责。我们小小的洛阳强辉土石方工程公司的24条汉子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在抗震救灾中只不过尽了点力所能及的义务,灾区人民就称我们是有作为的“洛阳汉子”;网民们称我们是最牛的农民救援队。回到家乡后,洛阳市委市政府、偃师市委市政府及顾县镇、村父老乡亲给我们这么大的荣誉,我们真承受不起,这是我们从没有想到的。我们衷心地感谢各级党委、政府,衷心感谢偃师全市人民!

         和我一起参加抗震救灾的还有:

         李玉强、关帅锋、侯向伟、高建星、李宏军、耿宁波、王留博、王鹏博、董北龙、李向阳、李国辉、李鹏辉、杨现章、高向伟、高帅良、徐贤西、徐振西、张帅琪、许卫东、崔红伟、董世刚、刘政委、王少辉共24人,他们确实吃苦了,我愿和这些同志一起分享荣誉!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偃师市商都路76号 邮编:471900 本站访问人数:
版权所有:政协偃师市委员会  豫ICP备11028395号